正觉网
正觉网
晋美彭措法王 阿秋法王 贝诺法王 敦珠法王 萨迦法王
主页/ 桑吉银登仁波切/ 文章正文

我思我行

导读:今天又要暂时离开大家了。也许大家在想上师一天都在忙这忙那的,不知道究竟在忙些什么。所以我想和弟子们谈谈我的行动和所作所为。任何一个人,命运不同,做事的方式也不同,没有一个标准的模式来做同一件事。我所做的事情确实与绝大多数人不一样,在做事之前我总是要分析考虑,所做的事情对众生有没有利益?对弘扬佛法有没有利益?是不是很自私地在做?是不是为我自己在做?我要先这样去分析,使自己了解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

今天又要暂时离开大家了。也许大家在想上师一天都在忙这忙那的,不知道究竟在忙些什么。所以我想和弟子们谈谈我的行动和所作所为。任何一个人,命运不同,做事的方式也不同,没有一个标准的模式来做同一件事。我所做的事情确实与绝大多数人不一样,在做事之前我总是要分析考虑,所做的事情对众生有没有利益?对弘扬佛法有没有利益?是不是很自私地在做?是不是为我自己在做?我要先这样去分析,使自己了解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

我思我行

我和各位认识的时间长短不一样,一年中我一般就来一两次,每次来也就十几天,给大家的感觉就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比如这次我本来想多停留一段时间,现在又突然说要走,昨天中午刚订了机票。这是因为我接到一个电话告知,国外有些基金会希望赞助、支持一些大的佛教网站,主要是为这件事情,我想过去看看有没有可能。我的网站虽然不大,但已坚持了五、六年,其它同时建立、类似的网站基本上就我一个人坚持了下来,网站长期有几个人在工作,有一些设备和一个小小的办公室,这也是我五六年来一个小小的成绩。因为能够坚持了五、六年,所以肯定希望以后更加完善一些。我希望通过这个网站,让更多的人认识佛法的真理,认识人生的意义。作为佛教金刚乘萨迦派中用中文做的这样一个比较大的网站,已慢慢成为一个有代表性的网站。以后通过网站还将直接给大家介绍一些比较真实的情况,比如某些西藏的大德,萨迦派的每一座寺院和每一位活佛、法师、堪布,我希望以后这样来完善。这其中的原因是,现在来汉地的活佛、喇嘛、出家人很多,弘扬佛法的人当然很多,但其中也有一小部分人是为了某些个人的利益而来到汉地,为达到个人的一些目的而欺骗善良的众生。好在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不然佛法是没有办法延续弘扬的。由此我想通过这个网站,帮助汉地众生认识一些具有正知正见的人,认识一些真正修行的出家人。所以今天下午我要赶回去,希望对网站建设有所帮助。

从我第一次来汉地至今也将近十年了。有人认为:“他这样跑来跑去,干嘛不呆在藏地学习、闭关,这样下去就有可能没有自己修行的机会了。”对于这些想法,我自己也认真地考虑过,也问过一些高僧大德,特别是问过我自己的上师。上师说每个人弘法和普度众生的方法是不一样的,有的人终身闭关,一个人修行;有的人留在寺院里,一辈子忙寺院的事务,指导很多小喇嘛修行;还有的人到处去弘扬佛法,这些都是修行的方法。只要你发心正确,无论采取哪一种方法来修行都是一样的。我也观察自己的发心对不对,我认为这很重要,作为一个出家人,我是不是就完完全全、百分之百地在弘扬佛法?好象没有,还达不到百分之百的程度。但我又慢慢分析,总体来说,我的绝大部分时间,我做的方方面面的事情,有百分之七十投入到了弘扬佛法和普度众生之中。我自己认真地分析过很多次,百分之七十应该有。这样我也慢慢地总结到:每一件事情都能百分之百地圆满完成吗?我自己还是做不到。所以我也这样要求和我一起的出家人。我们既然要做事情,至少要按一定的比例来完成。通过我这些年的观察发现,没有一点自私心的人相对来说很难找。但我们是出家人,我们绝大部分的精力和时间应该奉献给弘扬佛法、利益众生和利益国家的事情。应该朝这方面去发展,而且一定要这样去做。如果我们能够把一生中百分之七十的精力和时间都奉献给弘扬佛法,按我个人的标准,我已经很满足了。如果只奉献百分之三十,留下百分之七十为自己,这样是不行的。因为我们不是在家人,不是在家的居士,我们是出家人,出家人就有出家人承担的责任。

说到出家,前些天有位老人,不是学佛的,大概有六十多岁吧,他问我出家多少年了,多少岁出的家,我说十六岁出家,有二十多年了。他问我:“你后悔吗?”我说:“一点也不后悔。”他说很好啊,但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我初到汉地的时候不到二十七岁,一个山里来的年轻人,对社会的认识不多,心态和现在大不一样。通过这几年,尤其是来到汉地,有更多的机会认识社会、了解每个众生心灵层面的东西,而且我这一生能出家,能见到一些高僧大德,听到他们的开示,使我对社会的认识更为深刻。所以我出家二十多年了,一点都不后悔,我也很珍惜,并希望后半生能为弘扬佛法、为给众生带来更多的幸福多做一些事情,也希望直到生命结束的那天都是出家人,我不想还俗。这是我对自己人生的一种要求,一种希望。

现在我接触到更多的人,让我更加认识到自己选择的这条道路才真正的有意义,我会更加珍惜现在这种生命和事业。这并不是因为我坐在那里,周围有很多人崇拜我,护持我,所以我珍惜。我更多所获得的幸福,是因为对众生、对佛法,我能尽自己微薄的能力做了一些事情,所以更加有成就感。我还想过,对于一个平常人,他为自己做成一件事,或者为家庭做成一件事,或者完完全全为众生为佛法做成一件事,这三种情况对他心灵的感受肯定会有很大的区别。我也是这样来感受到自己人生的意义所在。所以,做一个出家人,当然要有宏大的目标和精神,要学会珍惜每一天的时间,珍惜自己的生命。要用这种无常、微薄的生命,尽量做对众生有意义的事情,每时每刻用这种心态来要求自己。我觉得每一个佛教徒,不论他出家还是在家,都应该这样去做。

谈到生命,大家往往把它放大到七十年、八十年、九十年甚至一百年,每个人最低的生命要求是六十到七十年。既然我们对生命有这么大的要求,我们就更要学会珍惜每下一个时辰,每下一分钟,每下一秒钟。因为生命是由一分一秒、一个个时辰组成的,我们活七个十年是我们的生命,活一个小时也是生命。如果我们不会珍惜一个小时,可以肯定七十、八十年的生命也不会去珍惜。所以我们时时刻刻要提醒自己,每分每秒每一天都要学会珍惜,这样,生命才有意义。很多人也问,生命的价值是什么?这也是很多宗教家、科学家、政治家想要知道和追求的。事实上,不仅仅是人的生命,一切万物的生命都是无常的,一切都是无常的,有了“有”的那一天就会面临“没有”的那一天,一切的生命,包括现在的地球、宇宙都不能例外,宗教家、科学家都没有办法回避死亡。既然没有办法回避,没有办法抗拒,我们就要珍惜生活,珍惜每一天。众生往往容易犯的错误是,很少有人能想到无常,也不愿意想到无常,都愿意想永久,想完美。追求永久、完美的人,绝大部分时间肯定是很痛苦、很烦恼的,不过也有一个好的办法,如果我们想学会永久、完美,可以把当下的时间放大、放大……到无限,把千千万万个当下组成为生命,那才真正的会有完美,你从中肯定能获得永久的幸福和完美的快乐。除了当下以外,我们的完美只是个描述而已,永远也找不到。但是在感受完美的快乐时,需要完全放弃我执,把很自私的心态转换成慈悲心、菩提心。有了这种转换我们才真正能够得到当下的完美。再举个例子,现在的社会提倡和平,提倡生态平衡,虽然不断地在提倡,但是不少国家都在造核武器,有些地区过度砍伐森林和开发能源,这时和平就只是一句口头禅而已,生态平衡也只是口头禅而已。既然我们已经有了这样的认识,就应该放弃制造核武器,应该停止开发大自然原本的资源,只有真正地付出行动我们才能达到目的,才能最终实现当下的成就、快乐。自私的当下没有办法快乐,也没有办法幸福。但是当我们把当下自私的心态转换成菩提心、慈悲心,就一定能体会到当下的幸福。这种把当下的慈悲,把一个、两个、三个、……千千万万个慈悲组成为生命,就是一个大修行人的一种修行方法,也是大修行人对生命的认识和对待生命的态度。所以包括我和你们大家,都要面对当下,珍惜当下。

我还想和大家说说这几年我参与成立举办的萨迦班智达五明大法会,这个法会也叫五明论坛。法会每年开一次,它不属于某个地方或某个寺院的法会,也不是仅仅由某位大德来主持,它实际上是整个萨迦派的学术论坛,前来参加的人绝大部分都是佛学院的僧人,他们都有所成就,学历也比较高。2008年是第五届。我在想,很多上师也这样说,现在末法时期,如果还有缘起要弘扬佛法,当务之急是培养人才,从理论和教育方面培养人才非常重要,

建一座寺院,塑一尊很大的佛像,这些都不是究竟的弘扬方法,举办这个法会就是为了培养人才。到今年为止法会已经坚持了四年,举办了四届,几年来大家在理论以及其他方面都有很大的提高。不过这些理论我自己也不懂,也没有福报和智慧去学习。在今年的法会上我遇到一位喇嘛,他参加过第一、第二届,第三届没有参加,今年又来了,几年中他去过其他一些学院学习。我问他有什么感受,他说参加完今年第四届后感受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在参加第一、第二届后去到其他佛学院时,心里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觉得这些学院理论学习很好,法会似乎还比不上这些学院,对于自己来说进步也不是特别大,凭自己的水平要想留在这些佛学院里希望很小。但是今年参加完法会竟取得了意想不到的好成绩,而且是一种飞跃的成绩,这就是他的体会。听了他的话我在想,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成绩呢?虽然每年参加法会的人并不是很多,大约有三、四百人吧,但这是每个学院里派出的最优秀的学生(今年来了二十七个学院的学生),大家聚在一起,每届十五天,为他们交流各自的学术心得提供了一个平台。这里没有大活佛、大堪布的分别,大家都是普通学生,完全平等,每个人都以这种心态来参加法会。虽然交流的时间不是很长,但他们从中得到很多收获,使将来的学习更开阔更明瞭。萨迦派老堪布阿贝仁波切是萨迦派很多大德的老师,也是萨迦法王的经师,在萨迦派里有很高的威望,他一直都在尼泊尔,今年他曾对我说,这个法会是整个萨迦派弘扬佛法的中心,是一个根,一定要坚持下去。他的话给了我极大地鼓舞,我将遵照堪布的嘱托坚持把法会办下去。

我另外在做的事情就是筹建几个佛学院,其中一个在理塘。理塘的佛学院原来是萨迦派历史上很有名的大成就者累巴仁波切的寺院,累巴仁波切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几乎成为萨迦派所有大德的上师,包括现在的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的上师在内。但现在理塘的条件很差,海拔比较高,大约有四千多米,天气很冷。这几年我把它恢复起来,建了佛学院,特别是解决了僧人的住宿。前年在新都桥高尔寺我还带头建有另一个佛学院,已经建起来,现在很不错。今年又在塔公寺里开始建一个佛学院。塔公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也是藏、汉之间交流最为方便的一个地方。塔公寺虽然属萨迦派,但是在塔公直到现在还没有一个萨迦派的佛学院。一个寺院规模再大、僧人再多,质量才是最主要的。所以,塔公寺佛学院一定要建起来,这不仅仅是我的心愿,也是很多大德、包括萨迦法王,他们都有这个心愿。2005年我去了印度,见到了我的上师,见到了萨迦法王,他们当时都提到这件事情,说不论怎么样,不论规模大小,一定要建佛学院。我有这个心愿算起来也有八、九年时间了,一直以来机缘都不成熟,没有建成。我从印度回来后,感到机缘已到,这肯定是我的上师们的加持和慈悲的力量促成的,所以今年就开始动工兴建,明年就可以开学了。希望它能成为萨迦派在康区一个重点的佛学院。我目前主要的想法是在塔公先培养一批年龄在八、九岁到十八、十九岁之间的小喇嘛,现在已经有三、四十个人在学习,以后再慢慢增加到五、六十人,几年后他们就可以去佛学院学习,五、六年后就有希望成为一批比较有文化、比较懂得怎么去面对人生的僧人。我不敢保证每个人都很好,每个人的修行都很好。以前有很多喇嘛认为要质量不要追求数量,认为一个寺院有四、五个很出色的喇嘛就可以了,不要太多不听话的人。后来我想,我也问过很多人,质量从哪里来?当然从数量里面来。一百个喇嘛中可以肯定会有十个优秀,但是如果只有十个喇嘛,优秀的就只有一、两个了,这两个人能做什么?所以目前我不去考虑小喇嘛将来会怎么样,首先给他们提供一种比较传统而优秀的教育,以后他们肯定会慢慢受益。我自己没有这种福报和智慧去学习深造,那我就把自己的精力和能力投入到这些方面来。

我思我行

生命是有限的,能力也是有限的,但重要的是自己的能力要投下去,这也是我对自己心灵的要求。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没有什么后悔的,也愿意这样去做,不必去和别人比,别人能做的更多,只需要学会赞叹、随喜,随喜他们的功德,随喜他们的福报。只需拿出自己的能力去做自己的事情。

我思我行

(2006年12月26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