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觉网
正觉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刘素云/ 文章正文

感应是至诚感通,不是求来的

导读:我再给大家说,学佛学到一定的程度,有没有感应?我告诉大家,有感应。这个我刚才说了一句,绝对不是神通,我不懂神通,我也从来没追求过神通。但是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说可能好多事,你们不知道,我知道。一开始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因为它不是我想出来的,我不会编瞎话。好多事情经过验证,都百分之百准确。我那时候都单纯到什么程度?我们办公室是机关单位,和工会合署办公,一共四个人,三个男同志,就我一个女同志。...

感应是至诚感通,不是求来的

  我再给大家说,学佛学到一定的程度,有没有感应?我告诉大家,有感应。这个我刚才说了一句,绝对不是神通,我不懂神通,我也从来没追求过神通。但是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说可能好多事,你们不知道,我知道。一开始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因为它不是我想出来的,我不会编瞎话。好多事情经过验证,都百分之百准确。我那时候都单纯到什么程度?我们办公室是机关单位,和工会合署办公,一共四个人,三个男同志,就我一个女同志。我那个时候,我怎么给你们形容这种感应?我就用土话说,它就自己冒出来的,我没琢磨。你们想想,我工作量特别大,我可忙可忙了。我的主要工作是写文字材料,那大材料一个接一个,有时候都压得你透不过气来,我哪有功夫琢磨那些事!

  我给你们举个例子。比如说,我就知道阿拉法特怎么怎么回事,克林顿怎么怎么回事。我当时都纳闷,这个克林顿的事和阿拉法特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还说国内谁谁如何如何,谁谁如何如何。这就四条新闻,两条国际的,两条国内的,具体新闻我就不跟大家报告,保密。我上我们办公室,我报告了。我一进屋,我就说:诸位哥们,我给你们报告国际国内新闻。人家那三个同志就瞪眼听我报告新闻。我就说,第一条,阿拉法特如何如何;第二条,克林顿如何如何。第三条、第四条,两条国内的报告了。说完了,那三个同事问我,这是哪个广播电台广播的,我们怎没听着?我说刘素云广播电台广播的。那个时候完全都当笑话,哈哈一笑就过去了。以后就好多事,后来有人告诉我,你别傻呵的,那天机不能泄漏。我说啥叫天机?他说有些事那就是天机。我说,那也没告诉我说哪条是天机不让我说,哪条不是天机让我说。那干脆你就别说了。所以后来他们一问我,今天有什么新闻报告?我说没有了,天机不可泄露,我不能报告了。我就能单纯到这种程度。就是到现在为止,我还是这种感应,就是自己往外,就像那个,我给大家举个例子,就像是那个温泉。我曾经上过兴城去疗养,它那地方有温泉,那温泉池子里有冒泡的地方,咕嘟嘟咕嘟嘟往外冒泡,我这种感觉就和那个差不多。但是不一定非常贴切,它自己就冒出来了。你们不知道的事,我就知道了。

  一开始不知道怎么回事,如果不经过验证,那可能就过去了。偏偏有的事,一件一件的全都验证了,而且一点误差没有。他们就开始研究我,说你怎么回事?谁告诉你的?我说我不知道,我也听不着声,我也看不着图,我也没有影,反正我就知道。我姐就问我:小云,你听着谁告诉你的?我说没有。她说你看着什么图了?我说也没有。她说那你怎么知道的?我说,那我说不出来,反正就我知道。我姐说那我怎不知道?我说:那你怎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怎知道的,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知道,就你们不知道的事我就知道。这就是一种感应。后来我听老法师讲法的时候说了一个词,叫「至诚感通」。我想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至诚感通,反正我心倒是挺诚的。到现在为止,在我印象当中,我好像不会说谎话,我不打妄语,我净说真的。

  我那天讲的时候,就给他们举了一个例子,把大家都笑得够呛。我在我们居士林讲,我给大家举个例子,我讲真话都讲到什么程度?我调到省政府以后,和我们三位领导一起出差到齐齐哈尔去,搞调研。我们四个人坐在火车上没啥事,那就打扑克消磨时间。一个是秘书长,两个是处长,就我一个小兵,就我们四个打扑克。我和柳处长打对家,打升级的,秘书长和方处长对家。第一把不得亮「3」吗?我运气好,第一把我就抓个3,抓个3我就亮了。亮了以后,这个庄就是我的,然后我把底下那六张也拿起来,把没用那六张扣下去了,我就开始出牌了。开始我就出浮。秘书长就问我说:小刘,你有大王吗?我说没有大王。他说,你没有大王,你是庄家,你怎么不调主?我说,那大王不是在柳处长那吗?就指我对家。这柳处长就急歪了,说我没大王,别听她瞎说。秘书长说:老柳,你别说,让小刘说,她不撒谎。小刘,你说,怎么知道大王在老柳那?我说刚才抓完牌,他拿脚在底下踹我一脚,我理解,他就告诉我大王在他那,所以我就不调主。我要调主,不把他大王给调下来了?那我就得出浮。

  这柳处长还不承认,说没有没有,我没有大王。秘书长说,你别吵,咱出到最后,看看那王在谁手上出?那肯定是在柳处长那。最后牌都出完了,那大王就露出来了,这不就在柳处长那吗?秘书长说:怎么样怎么样,你看小刘不撒谎吧!那大王就是在你那。后来柳处长说:从今以后打扑克,我再也不会跟小刘打对家了,这也没有说大实话能实到这种程度。他说了一句什么?他说不是耍钱鬼、耍钱鬼,那这玩扑克还那么较真?我说你耍鬼,你跟别人耍,你不要跟我耍,我不耍鬼,我打扑克我也是真的,就能真到这种程度。可能在你们周围大概找我这样实实在在真诚的人,不怎么太好找吧?我都有点傻气。所以有人说,你看这老太太是不是有点傻冒?你说她怎么能天真到这种程度?我真是天真到这种程度。

  我的学生和我在一起聚会的时候说:老师,几十年过去了,你的社会经验没增长一点,你和教我们的时候一样。我说我教你们那时候,怎么教的?你们给我学学,我都忘了。我学生给我举个例子,说老师,你接我们班的时候,就在黑板写了一个字。我说我这老师的水平也真太够呛了,一个教语文的老师,第一堂课就教学生一个字,满黑板写一个字,我说我写的什么?我学生告诉我说:老师,你就写个人字。我说那我教你们怎么做人,是不是?他说对,老师你那一堂课就说这一个字,人,人是怎么回事?这两笔是怎么支撑的?人的一生应该怎么样度过?应该怎么样做一个真正的人?我们第一堂课接受您的教诲就是这个人字。

  我说你们都几十年过去,还记得这么清楚?他说,老师,那印象太深刻了,那个人字就像印在我们脑海里一样。他说:老师,你那时候告诉我们怎么样做一个善良的人,一个真诚的人,我们当时不太理解。那时候他们还不太大,基本上还是孩子。他说现在我们逐渐理解了,当我们走上社会以后,我们就体会到老师告诉我们的话是对的。但是我们在实践当中有好多行不通,我们按照老师告诉我们的去做,我们就吃亏,占不着便宜。我说这就对了,我教给你们的都是吃亏的那个主意,没有教给你们占便宜的主意。包括我的孩子都说:在我妈的教导下,一个傻妈妈教出了两个傻孩子。我一个姑娘一个儿子。我就告诉他们:别的,妈不会教你们,我就教你们一定要做一个好人,吃一百次亏,不要占一次便宜。我告诉他们,我说老法师说,你人生能活百八十年顶多了,你就拿一百岁来说,你吃一百年的亏,最后你作佛去了。老法师说,你占大便宜了!我说,你要占便宜得占这个大便宜,别占那些小便宜。你占那些小便宜,实际上是吃大亏。孩子们理不理解,那就看时间了,我觉得慢慢他们会理解的,会走上学佛这条道路的。

\

  我刚才给大家讲的这个题目的中心就是至诚感通,不要去求,求是求不来的;你求来的东西是假的,很可能着魔。所以我告诉大家,不要求,你就老老实实念阿弥陀佛。如果你们要信我的话,真正的老老实实念这一句阿弥陀佛,你会有感应的,佛菩萨会分外的关爱你、垂爱你。我就觉得我现在就像佛菩萨的一个小娇孩似的,好像我周围有无数无数个菩萨在关爱我,我到哪都那么快乐,我到哪都那么有人缘。不是我人好,我觉得真是十方诸佛菩萨在加持我。我现在每天早晨,我在拜佛的时候,每当我这头一磕下去,我的手心这么一亮,手心手指头全都是放电。我真不知道为什么,我问别的佛友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他们说没有。我不知道我这种感觉是一种什么感觉,那种感觉就是手放电,有时候甚至觉得你全身都在放电,就是感觉,但是我看不到什么。所以说至诚感通,那就是怎么来的?是你的真诚心感召来的。你什么样的心感召什么样的东西是不一样的,你善心,你感召来的一定是善的;你恶心,感召来的一定是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