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觉网
正觉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仁禅法师/ 文章正文

别把气功和佛法混淆!练气功与修佛法是不相应的!

导读:现在这个时代,不管在家出家,学佛的好多人,原来学佛前是练过气功的,像本人以前也接触过气功,但像印光大师一些大德都说,学佛的人再学这些是不应该的,这些东西确实是外道法,跟佛法是不相应的。但是你如果佛法的见解、修行的理路了解得不够,在这个问题上,就拿不定主意。我熟悉的一些道友在这个问题上也搞不清楚,再加上一些弘法的人也讲些似是而非的道理,听到的人就一直在这儿摇摆不定。  譬如印光大师说炼丹、运...

别把气功和佛法混淆!练气功与修佛法是不相应的!

  现在这个时代,不管在家出家,学佛的好多人,原来学佛前是练过气功的,像本人以前也接触过气功,但像印光大师一些大德都说,学佛的人再学这些是不应该的,这些东西确实是外道法,跟佛法是不相应的。

  但是你如果佛法的见解、修行的理路了解得不够,在这个问题上,就拿不定主意。我熟悉的一些道友在这个问题上也搞不清楚,再加上一些弘法的人也讲些似是而非的道理,听到的人就一直在这儿摇摆不定。

  譬如印光大师说炼丹、运气是外道法,学佛的人不应该修,有人看到就说,藏传佛教也有讲气脉明点的,这跟汉地的气功是一样的,再说如果有中观的见解摄持,这些气功、炼丹的法完全可以修的,不修这些太可惜了。有些人就会受这些观点所影响,是啊,有空性的见解摄持,也可以修这些外道法。但实际上,这样的话如果出自一些有影响的人之口,后果是不得了的。以前曾一起住茅棚的一位道友,很有道心,但没有怎么闻思过,他看到一位居士的书里面的那些话后,就说:"原来有中观见解摄持可以练气功,我出家前就把气功丢了,那现在可以重新拿起来修了。"丢了多少年的气功,他又重新练起来,天天练得不亦乐乎。

  藏传佛教的气脉明点不是说什么人都可以修的,相反,对修法者的根机要求是很严格的,这些修法跟流行的气功是不一样的。气脉明点是密法里很高的法,这些法有续部(佛经,特指宣说密法的经典)的可靠来源,是成佛的大法,跟气功怎么能一样呢?密法里讲生起次第、圆满次第,它是圆满次第的修法,要想修气脉明点,必须有出离心、菩提心、空性见以及圆满次第的见解。现在一般人连显宗中观的见解都没有,谈什么密法的圆满次第的见解呢?什么见解都没有,就马上把气脉明点当气功练的话,那你就把佛法作外道修了。因此就有藏传佛教的大德曾批评汉地有些人什么都不懂,仅凭自己的一些邪知邪见乱修一通,把好好的佛法拿来作外道修。

  印光大师不许我们佛教徒炼丹运气绝对有他的道理的,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气功跟我们内道的修法是不一样的,不用说跟大乘比,乃至跟小乘的修法也相违背。小乘要我们观身不净,观心无常,观法无我,对这个身见要破除,但是气功一天到晚就在这个壳子上炼丹运气,让这个身体长久住世,练出神通,完全在身见、身执上作文章,身见越来越重,身体上这个地方有什么感觉了,那个地方的气通了,一天到晚就修身见。

  当然如果他的气脉通了,病痛少了,对他修行会有一点帮助;但如果没有佛法的见解,无我空性的见解,把这个当作究竟的修法,那完全是跟佛法无我正见背道而驰。作为佛教徒,你如果按这种外道的路子去修的话,就完全跟佛法相反,离佛法正道越来越远。

  认为只要有中观见解摄持就可以练气功、修丹法,表面上看,好像也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圆人修邪法,邪法亦成圆,像有些得道的圣人,他外相上甚至是以恶法来示人,他行的非但不是佛法,就连世间的善法都不是,你果真也有这样圆教的见解和境界的话,当然可以练气功和外道;但这个说起来简单,理论上这样讲,做起来就难了。

  不是我们说到就做得到,就好像《圆觉经》上讲"知幻即离,离幻即觉",只要你一念觉悟,当下就是佛,难道你现在了知这句话后就是佛了吗?理论上了知跟真正能行持是不一样的。像一些人说的有中观见解摄持就可以炼丹运气,道理上能说通;但对于一般人来说--特别是现在我们汉地大多数人的情况来说,很少有人系统地去学习中观的理论。看一遍《心经》、《金刚经》就有中观见解了吗?这个需要系统闻思,再三地去思维,生起定解,要在自己的相续中建立一个无自性的、空性的总相,在脑海中能现出来,这样才能安住这个总相去修。

  看完后什么都忘记了,就知道几个字"空性"、"如幻如化",这个没有用;你必须要有真正了知万法是空性的这种概念才行,不要忘记空性这种概念或总相,以这样的见解摄持,不把气功当作究竟的修法,勉强可以。

  问题是一般人很难真正有空性的见解,就算这个总相建立起来,也很难保持二十四小时都以见解摄持而不忘失。所以练气功时,几乎每一个人,不可能在练气功时还能有空性的见解,一直不会忘记,他早就耽著在身体的觉受上,把空性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因为也没有对空性生起定解,也不可能真正在练气功时以见解摄持;或者虽然了知一点,看了《心经》、《金刚经》,偶尔能想一下空的这个概念,但这个不能算见解;而且就算能想一下,实际上大多数是忘记的,那他大多数时间还是在练外道。

  这个道理,我们必须要了知,如果不了知这些道理,单单看跟自己有缘的人,对他很有信心,或者看到什么资料,觉得不错,马上就把好好的佛法丢了,去练气功或什么外道法,这样就太颠倒、太可怜了。

  还要一个地方要辨析一下。这个气功里面有些道家的修法,比如意守丹田这些修法,从佛法上讲,肯定跟佛法相违,是外道的修法。但是,有特殊情况,如果不把它视为一种佛法的修法,也不靠它得解脱,你只是暂时变通地用一下(不一定完全照搬),就像智者大师在《童蒙止观》等里面提到的,拿来治病、纠治禅坐之弊偶尔一用,用完了就马上丢掉,这样是可以的。千万不能将气功、外道的法,作为究竟之法,若视为究竟法,则失毁皈依戒,因为我们佛教徒唯一皈依正法--只能依靠佛法而得解脱。

  而且,偶尔一用,也是极特殊的情况;对一般人来说,其实不用是最好。你要治病的话,也不是非要用这些炼丹的方法,道家的法不可。

  当然,我们佛法里面,比如念佛、念观世音菩萨、念《药师经》、小礼拜、大礼拜、拜忏、打坐等,如果你放下身心去修学这些佛教的行门,都是福慧双修的法门,功德很大,也同样可以治病的。但是呢,前提是你要放下这个身体,你越是执著身体,就越被它束缚。

  虽然修法,有治病这方面的希求,但你的心要放开,这些修法是让你解脱的,治病是暂时出来的一个效应、一个副产品而已;否则,对身体执著得不得了,把这么殊胜的佛法唯一作为治病用,这是对佛法没有信心的表现。

\

  还有一个问题,刚才讲到气脉明点,就想起这样一种观点,也在这里顺便提一下吧。有人说密宗的中脉就是道家奇经八脉里的冲脉,这完全是一种武断的讲法。

  密宗的中脉,也称为佛脉。凡夫的脉不是直的,因为业习的原因,纠结成团了,所以我们一般人的脉是扭曲的;但密宗讲中脉是笔直的,在身体中间,称为佛脉。这跟道家炼丹的理论所说的脉--奇经八脉里面的冲脉有本质上的差别。一个是凡夫人的脉,一个是佛脉,这怎么能一样呢?说是一样,完全是外行的说法。而且,密法里的中脉修法是结合密法的见解来修的,道家不可能有这样密法的见解。

  陈健民居士的书也讲了这个问题。陈健民居士说,道家的奇经八脉,我们人类来说它,其实是一种细脉,但是像密法里的中脉,它称为极细微脉,跟道家的脉有本质差别。道家的奇经八脉打通,顶多生个天界,但是佛法里面的中脉真正打通的话,那是要证圣果的。这个地方有极大差别,甚至乃至海底轮等五轮(七轮)全部通了以后,那真是一地、二地这样上去的。这个佛法的中脉,跟外道的修法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天壤之别,怎么能等同呢?

  按陈健民居士的讲法,以佛法来看,奇经八脉这些道家的修法,这称为魔坏脉,以后要修学佛法,就非常困难了;它称为魔坏脉,就算你修成功升天,其实也是修行的歧途。你如果修道家,到时又想去修学密宗的气脉明点,还要把它重新导引到正途来,这时还是有困难的,所以把它称为魔坏脉。

  炼丹这个法门,并不是老子的真传。印祖说:"炼丹一法,非无利益。只可延年益寿,极功至于成仙升天。尚非老子真传,况是佛法正道?孔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老子曰:'吾有大患,为吾有身。'若能领会此语,便不被彼所迷。"

  身是大患,我们最大的执著就是这个,如果不能看破这个,反而还要在这上面去计较,那是迷中倍人,这是印祖对我们的教诫。

  最后强调一下,上面的辨析是对法不对人。个人人微言浅,不足以道,只是内心顶戴印祖,看到有些人辨破印祖的观点,就忍不住顺便回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