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觉网
正觉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仁俊法师/ 文章正文

现代的佛弟子应做普世人类的带路者

导读:现代的佛弟子应做普世人类的带路者仁俊 ( 美国同净兰若创办人 )  作为一个现代佛弟子的吾人,应亟亟激发、印决着念念发大菩提心,处处展大菩提行。释迦佛说:“心恼众生恼,心净众生净”,足见众生的苦恼与清净与众生的心有最密切的关涉,因此,“自净其意”遂成为修学佛法历程中的首要之务。大乘行者修习佛法的特质与重点是发大菩提心,展大菩提行。内在尽力降伏、革除自我的作祟、封蔽,外在运心关注、体恤众生的困缺、迫...

  现代的佛弟子应做普世人类的带路者

  仁俊 ( 美国同净兰若创办人 )

  作为一个现代佛弟子的吾人,应亟亟激发、印决着念念发大菩提心,处处展大菩提行。释迦佛说:“心恼众生恼,心净众生净”,足见众生的苦恼与清净与众生的心有最密切的关涉,因此,“自净其意”遂成为修学佛法历程中的首要之务。大乘行者修习佛法的特质与重点是发大菩提心,展大菩提行。内在尽力降伏、革除自我的作祟、封蔽,外在运心关注、体恤众生的困缺、迫害,为之积极而诚挚地奔波、呼吁、奉献、伺卫,永不与众生脱节离群,做众生的“不请之友”。菩萨总是活在消消融融、通通廓廓的心境与气宇中,因此,与一切人都相处得非常和洽、敦善,成为一切人最可靠的朋友与法友,尽到最勤恳最充实的友谊;这样的友谊愈久而愈真愈醇,真醇到甚于胶漆相投,怎也稀释不开,薄溶不了。总持、都摄(取)着浑涵之悲与深澈之慧的大乘行者,由于对众生友善到非常友善,所以,与任何人都相处得了无隔膜,从这里,见出菩萨做人为人的功力与德量都非常成熟、成功,也就因此让许多人都肯认他是普为一切人而发菩提心的人,一切都以人为目标,没有了自我营图,所以便让人感到他成为人类最急需而决不可少的一种人,无我的感召力与无量的吸引德,全都这么发心发力的。

  大乘行者发菩提心所发的内涵与外展,虚虚廓廓彻底地推翻与开创,从惑习等治中苦练的尽尽绝绝,净化到无上的净化;真真平平全盘地顶承与担扶,从悲智兼运中施为的充充实实,健化到无比的健化。从三业中体持、发挥着如此的净化与健化;净化与健化强固得增上更增上,则直向三觉迈进得关联开通,常与三根周旋得俐落巧吸,菩提心就化为发力的动能与发光的导标,进入了内不虚脱外不漂沦的境界。能这样,大菩提心化为日常的精神践倡,对长时大空中面临的一切,看的透透脱脱,做的爽爽当当;爽当到不离不着,必治(己)必立(人),能舍(身)能荷(法);正法导转当下的“取识”,化为当前的智照,所向之处与所作之事,全都见得佛见得人,从此不再与佛与人隔绝一念;念头上的佛数数活现,活现得瞻佛闻法,从法的启示中将一切众生看活了,自己也在一切人中活得灵灵通通、畅畅舒舒,从有漏中转向无漏,久久地串习清净,证得永活、彻活、毕竟活的圆觉佛陀,因地中就是这么扎根奠基的。

  照这样看,活——绝对的活,不仅是一般人的渴求独钟,就连发了菩提心的菩萨,也具有此最强烈的蕲求,足见这个活字的诱发性、鼓激力与盘回味,是多么的浓稠与深厚唷!人类的世界具有充分的声色光热,这完全是由于人类活力的发明与创造。从佛法缘起业感的如实立场说,这个世界是无始性的,也不是无因而有的,乃是凭人类的共业感得的。业,概括着人类一切一切的活动,这一切一切的活动中所积累的无限活力,从他的内涵加以究析︰不外乎染与净,染强过了净,人心及社会风习,则日趋于败腐沦堕;净胜过了染,人心及社会风习,则日趋于旺鲜上升。因此,佛教特别重视转染成净的倡扬与体践。从人类身心中所潜涵的一分善净性——“梵行”加以观察,人最具有转染成净的可能性,“人身难得”之激勉与可贵在此。所以,只需胜解自身之可贵,积极而果毅地向上向善,善到恶止善行,久久地积善不已,积储的善力善德强大深广了,人就能转变得心地厚重,面貌宽和,与一切人相见相处得笃敬而祯祥。人类的特性之一:具有通向、呼应、接联、相助的理念与行为,将此种观念与行为,透过了理智的净导与理性的浑涵,扩充到无边无类无人无我的境界,器质与气宇完全都世界化了;有了世界化了的器质与气宇,便会激发出抱着世界心,献出世界身,发达世界愿,恤拯世众苦的弘愿与伟业,腾涌而洋溢着热血与醇情的人了。

  真发了大菩提心的菩萨行者,念头上悬挂与缘头上照料的,都离不开恼苦与困缺的众生,因此,深入世界游化的唯一宗趣:拔济这些无数无尽的恼苦与困缺的众生。耐得着苦劳,化得开击刺,一心一德地实践义务与坚效义命,跑遍了世界,周旋而肆应于世界法中,身心澄清得稳平坦豁,神情澹泰得安详端庄,到一切处树真风范,见一切人留好印象,如此的游化世界,也就等同净化世界,成为世界最必须的人;做人做到成为世界必须与急需的人,则成为世界人了。具有了为世界人的存心与作略,就会发世界心,做世界人;发透了世界心,为遍了世界人,才称得上普为一切众生。念念不忘普为一切众生,处处实践普为一切众生,对众生关护得顶戴肩荷,怎样的奉事诸佛,也同样的奉事众生,有了如此的敬性与热忱,诸佛的悲智与众生的恼苦,从自家身心中则交融得数数照发,深深涌现,学诸佛(菩萨)为众生的智度与悲护,才真得充充分分、沛沛沸沸。步趋佛陀与效学菩萨的佛弟子,迈得上成佛大道,发得透为世大心,就得具有如此的实毕真的充充分分、沛沛沸沸,才成咧!菩萨于极久远的过去生中为救度众生与净化世界而发心,所以,总是将众生与世界连在一起看,故其视野与缘境,从未离开过众生与世界,因此,于心心念念中都思维着如何成熟众生,庄严佛国。但是,成熟众生与庄严佛国的任务非常非常的艰巨,由于从智观中空化了身心,对发心献身视为最有意义的乐事;更何况为着推展普世的进化与净化,当然更感到无比的奋畅与健昂。菩萨的兴神与使命,就这样的越来越积极勤恳的。一切诸佛的心量与眼界,无一不旷观遍照着整个世界,生活在世界的无数有情,其中以人类的活力最为强大,强大到能到处开拓,遍地殖产,可以说人类的活力与动能创造了这个世界。在这里我要特别说一下,我们最大的庆幸处:上不升天堂(弥勒内院例外),下不堕地狱,却能生在人间闻熏佛法,从佛法中闻熏的久了、深了;深到从因缘中体解到无定性、无常我,彻底振脱了世间恋着,身心迈向着出世清净,以清净心眼察照世界,正正直直地深入而遍入世界,负起改变、提升世界的职责,面对世界的精神与气志,则蓬勃辐展得与时俱进,与空俱扩,修为、发达在这么种的时空中,一切时空中则成为诠演佛法的道场;这么种道场的载体——身心,空化净化了的身心,自然而必然的与道相应,这样看来,人类身心的价值与力用,是多么的可贵呀!

  身心果真化为道场的,一切云为、操守与印决,无不是道,身心则成为活道场;活道场中所显现的——正法,正法从活道场中显出光明清净,这样的佛弟子所接引、所提转的有情,在的实毕真中受到的启发,获得的观摩,引发的效随等等,都相当的正直而明豁,能脚踏实地进入活活脱脱、开开通通的新境界中,成为脱胎换骨的彻底的新新人;新到内不失念而外不著相的阶段,则永不颠倒永发趣。发趣发到具有洞洞辟辟、虚虚融融的本领与能耐,面对一切的艰险恐怖,便镇平得如空不动,身心放得下,行愿当得起。行愿于身心中充实的旺旺足足,念头上空观的光与力,将我见与我爱照治得活跃不了,一切都进修在平实坦稳中,前途看的清清楚楚,做的果果敢敢,这时,菩提心从无我的平台上指挥得了了当当,所见与所行的种种,便完全不离世界观,与之俱起的当然是做世界人了。世界人必然的离不开世界心,发世界心为世界人的若观若行,配应得极其紧切而亲诚,菩萨的心肠与面貌,让人们照察到的尽是表里一如,言行一致,对任何人无条件的照料都护卫得无微不至,尽让人感到他的的确确是发了普度世界众生的大心行者,因此,从事实所表现的,面临着大苦大难之际,总是抢在众生前面充当急先锋,卫在众生后面作真后殿者,绝不会临难怯逃,将赴义勇为的气胆与精神,发挥得极极致致,实践其普度世界众生的决绝大愿与大心。

  思在、行在大菩提心中的菩萨根性者,其意志与作略的表征:为众生效劳而不求酬劳,为社会尽劳而不怕剧劳,深入社会而遍助众生,完全看作是自家本分事,将这种本分推展得极其积极而热挚,热挚得化为心头的大呼声,此种呼声所引起的昂发与奋为的劲头,彻底的将“死而后已”的观念转拗为“死而不已”的无尽行愿,透过了如此的彻底的拗转,念头上则直效菩萨,眼面前则恒观佛陀;效观的不离不忘、必勤必恳,佛陀与菩萨则常常从心识中现起,从圆满清净的德相中受到的启示与开导,整个身心从恋昧中蓦地透脱出来,献舍身心的坚誓与决志,从此便绝诸虑畏,菩萨就这样才敢于发大心,勇于效大雄佛陀的。大雄佛陀的一切成为我们心头眼前的净范与高标,我们的菩提心对之体照的醒醒豁豁、坦坦旷旷,大光明中无限无尽的能量与力质,则能将一切惑习照破、通透得不作障碍,大智大悲则从此生起廓清与浑涵的绝大胜妙力用,进入惑习等治与悲智兼运的境域中。发决、发透了大菩提心的行者,没一个不致力体握着惑习等治、悲智兼运的宗趣。从这个宗趣更进一步肯认着:大菩提心所对治所体印的,不外乎真我与真空,从真空中观破了真我,浑身浑心全都解除了一切的黏搭盘错,心门与眼界敞豁的同虚空一样的广大,菩萨的大菩提心与大菩提行便成为能涵护一切人的人了。

  于此,本人渴求、诚恳在座的诸上善人,立刻发大菩提心,随时现大菩提行,从大菩提的心行中,发力、发德与发光,作普世人类照明的带路者;务请诸位牢记着,牢记着永恒地发心做普世人类照明的带路者,尽快地从光明中将娑婆世界建设成清净的庄严佛国,藉此感报祖国当政诸公敬法、护法与倡法的无量深心与大心!

  拙稿后面说四偈,敬请诸上善人赐正:

  撑在人前不惊倒,托在人后不倦退,活在人中普为人,愈为愈喜愈畅奋。

  时间用得紧而正,化为光明破黑暗,空间行得净而广,化为道德度苦恼。

\

  文化理智探深邃,文明理性扩遍充,风徽清泱超疆域,普世称崇向大同。

  人类最喜敬的人,伟大而不炫架势,倡导和乐践和平,为民造福为世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