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觉网
正觉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成峰法师/ 文章正文

生如夏花

导读:生如夏花学过《道次第》的同修可能会记得,共下士道部分中的“念死无常。”或许,有些时候我们还会将这句话挂在嘴上,教育别人,启发别人。每周的皈依共修,在称念三宝之前,我们也必须温习一遍,籍此发起对佛法僧的真诚皈依投靠的意愿。  死亡是一定的,可是死亡的来临确是不定的。在死亡的那一刻,每个生命瞬间变的平等。他无视于你的地位或者金钱,容颜还是年龄,不容拒绝的来到你身边。  在智者看来,生命宛如一条奔腾不息...

  生如夏花

  学过《道次第》的同修可能会记得,共下士道部分中的“念死无常。”或许,有些时候我们还会将这句话挂在嘴上,教育别人,启发别人。每周的皈依共修,在称念三宝之前,我们也必须温习一遍,籍此发起对佛法僧的真诚皈依投靠的意愿。

  死亡是一定的,可是死亡的来临确是不定的。在死亡的那一刻,每个生命瞬间变的平等。他无视于你的地位或者金钱,容颜还是年龄,不容拒绝的来到你身边。

  在智者看来,生命宛如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永无止境。即便一期的结束,也不过是暂时的迂回而已,最终要回归大海的怀抱。当然,前提你必须放弃小溪与湖泊的自足。

  算起来,黄居士还是我的学长。上周末,他来找我的时候,提出了一个请求,希望能去医院,为一个癌症晚期的病友鼓励一下。罹患绝症的老Z,其实也才50出头,前年发病后,动了手术。可是效果不佳,在医院卧床治疗近一年了,医生每天只给他服用点止痛片,稍稍缓解病毒扩散带来难以忍受的神经痛。

  黄居士和老Z是病友,半年前他生病住院的时候恰巧住在老Z的临床。两个人还算投缘,所以黄居士经常向他介绍佛法,老Z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之下,也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佛菩萨身上,希望借着三宝的力量,奇迹能够出现。

  老Z把别人送他的念佛机放在枕头下面,24小时不间断播放,自己也尽量跟着念。可是,他期望中的目标却迟迟未见出现。每天,背上的疼痛钻心地折磨着这个坚强的汉子。痛的实在吃不消的时候,他就用手紧紧卧住床上的扶手,为了不让快80岁的老母亲看出他的难过。

\

  在住院的一年多里,老母几乎每天都来看望老Z,喂饭翻身。由于老人的细心护理,老Z身上没有出现一处褥疮。黄居士说老人每次回家的时候,总是不忍离去,一步三回头。想想不放心,再回来看看,走到床边,母子二人抱头痛哭。

  老母对黄居士说老Z是她活下去的希望,尽管知道日子不多了,可是只要能看见个人,心里觉得就有点希望。

  几天前,黄居士在老家接到老Z的电话。电话中老Z流露出厌世,不在坚持下去的念头。疾病不仅折磨着他的肉体,更吞噬着他的斗志,他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黄居士安慰他要相信三宝,忍受暂时的痛苦,并且告诉他几天后回苏州请位出家师傅来看他,给他提供些可能的帮助。

  尽管我不认识老Z,但我无法拒绝黄居士的请求。我是个凡夫僧,自己还在轮回的旋涡中,也无法知道老Z现状的前因后果。可是,觉得既然生命中有这个因缘,我只有义不容辞地接受。我还特意邀请了慈悲的智法师和我同行,期望我们的出现能够给他一丝动力,唤起他对三宝的信心,同时因此消除一些误解,对于佛教的形象有点良性的作用。

  见到他的时候,时针落在下午两点半钟。躺在床上的老Z不停用手巾擦汗,看来痛的实在厉害,我们的对话断断续续。老母亲见我们来后,退到边上,不时还用手抹眼睛。

  老Z提到本来把希望寄托在赵医生那里,可是现在看来没戏。又说起自己老婆为了他到许多寺院烧香拜佛,可是有些师傅说现在的窘境很难改变,这是前世的业障。老Z不相信,说自己也记不起前世,还把手机上的短信给我们看,觉得这些话很让人寒心。他觉得对母亲很愧疚,这么大年纪,本来可以颐养天年。可是,为了照顾他,已如风中残烛,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为了避免谈话可能遇到的僵局,我们尽量不和老Z谈起有关前世造做恶业的内容。针对老Z觉得现在一切都迟了的观点,以及对于家人特别是老母亲的愧疚,还有轻生厌视的想法,我们谈到了一些建议。

  每个生命都不是孤立的,他不仅仅属于他本身。同样,生命也是相似相续的,永不终止。生命中的每个行为都会给未来带去作用,不要轻易就否认自己,只要我们的眼睛还没有闭上,我们的呼吸还没有停止,我们的大脑还能思维,我们就还有希望。

  尽管你目前躺在床上,从表面上来看,你或许觉得自己对这个世界一点帮助都没有。拖累家人,苦了自己。其实,事实并非如此。我建议你从明天开始,尝试着用这个方法来关注你的亲人和周围的人。早上醒来后,祈祷自己母亲身体健康、妻子女儿工作顺利,祈祷整个医院的病人迅速恢复健康,为了他们的利益你每天发三次愿并且为他们念佛祝福。我相信,你会感受到由此而产生的快乐,并且让更多的人分享你的快乐。

  为了让老Z振作起来,我动用了十分的精神告诉他,只要你相信三宝,你就能离苦得乐。而且,你当下就能得到利益,你已经在三宝的救度之中了。(说话的时候,心里想到怎么有点象本愿)三宝永远不会舍弃任何一个众生,只要他愿意接纳与信受。

  和老Z告辞的时候,我们都握了握他的手,那双曾经可以举起百斤而今却连本书都抓不住的手。

  走出医院的时候,在心里默默地为所有病人祝愿,“愿诸众生永具安乐及安乐因;愿诸众生永离痛苦及痛苦因;愿诸众生永具无苦之乐,身心愉悦;愿诸众生永离贪嗔之心,住平等舍。”

  坐在回寺院的车上,黄居士建议护生组今后可以组织大家在精神上关心这些挣扎在死亡线的人群,智法师随即表示支持。我想,只要有人需要,我们会尽力的。

  观音战斗士们,你们有信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