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觉网
正觉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巨赞法师/ 文章正文

论佛教的爱国主义

导读:论到佛教的爱国主义,不妨先举事实。《增一阿含经》卷二十云:波斯匿王白世尊曰:今此国界有大贼起,夜半兴兵擒获,今已破贼。功劳有在,欢喜踊跃,不能自胜,故诣来至,拜跪觐省,设我昨夜不即兴兵者,则不获贼。尔时世尊告曰,如是大王,如王所说。  波斯匿王是中印度舍卫城主,在释迦牟尼成佛之后皈依佛教,为释迦在世时有力的护法之一,所以无论大小事情都要报告“世尊”(佛的十号之一),...

论佛教的爱国主义

  论到佛教的爱国主义,不妨先举事实。《增一阿含经》卷二十云:

  波斯匿王白世尊曰:今此国界有大贼起,夜半兴兵擒获,今已破贼。功劳有在,欢喜踊跃,不能自胜,故诣来至,拜跪觐省,设我昨夜不即兴兵者,则不获贼。尔时世尊告曰,如是大王,如王所说。

  波斯匿王是中印度舍卫城主,在释迦牟尼成佛之后皈依佛教,为释迦在世时有力的护法之一,所以无论大小事情都要报告“世尊”(佛的十号之一),请求指示。这里所谓国界大贼,可能足邻国寇边,波斯匿王很迅速地给他一个迎头痛击,马到成功,而世尊许可之,可见释迦牟尼主张保家卫国,反抗侵略的。这是佛教主张爱国最典型的一个例子。

  又《高僧传》云:

  功德铠法师在关婆国时,颇为国王所敬。顷之,邻兵犯境,王谓法师曰,外贼恃力,欲见侵侮,若与斗战,伤杀必多,如其不拒,危亡将至。今唯皈命师尊,不知何计?法师曰,暴寇相攻,宜须扞御。王自领兵抗之,旗鼓初交,贼便退散。

  这也是一个非常明确的例子,功德铠还参加了救护工作,可见释迦牟尼去世之后,佛弟子还足坚决地主张保卫祖国,反抗侵略的。佛教传人我国之后,佛教徒直接间接参加爱国运动的史实非常之多,如唐太宗平王世充之乱有僧人参加,明代抵抗倭寇侵扰的战役有僧人参加,对日抗战期间,上海的僧侣救护队曾经烈烈轰轰工作过一番,我在湖南也曾组织一个佛教青年服务团参加抗战。所以佛教徒的爱国,自释迦牟尼佛起,一直到现在,可以说是有其历史的传承的。

  那末佛教及佛教徒为什么要坚决主张爱国呢?不妨从一般人对于佛教的误解说起。一般人认为佛教主张“戒杀”、“忍辱”、“慈悲”、“方便”,又有“出世”及“四大皆空”的论调。好像消极的成分居多,而现在佛教徒却积极起来参加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爱国阵营,这是否违反佛教的教义呢?这个问题足很容易解答的,先说“戒杀”。

  照佛教教理上说,为自己口腹之欲或其他自私自利的冲动而杀生害命,这是佛制戒律所不许的。如果为了救护众生,杀成足可以开的。如《瑜伽菩萨戒》云:“如菩萨见劫盗贼,为贪财故,欲杀多生。见是事已发心思惟,我若断彼恶众生命堕那落迦,终不令其受无间苦。如是菩萨以怜愍心而断彼命,由是因缘于菩萨戒无所违犯,生多功德”。根据这条戒律,可知美帝国主义者为贪财故,欲杀多生,正是“劫盗贼”,我们为怜悯故,可以把他杀掉的。这样做,非但不违犯戒律,且生多功德。

  “忍辱”这两个字,最易引起误解,他的梵音为“羼提”,唐玄奘法师译作“安忍”,其定义为:“于诸艰难、危苦、凌虐、侮辱等境,及诸深广殊胜法义,顺受不逆,坚持为性。言顺受不逆者,于艰苦境,无怨尤故;于诸凌侮,无恼恨故;于深法义,顺信入故。言坚持者,于自愿行诸胜善法,坚固持守,不因艰苦危逆等境而退失故;足为安忍”。则所谓忍辱,并不足要我们学娄师德的唾面白干,而足要我们在危难艰苦以及被凌辱的地方把握得定。不明佛教真理者望文生义,以讹传讹,把佛教形容成一个软弱无能的姿态了,那是非常错误的。

  又照佛教教理上说:“予乐名慈,拔苦名悲”,即此予乐拔苦的种种方法种种工作就是方便。现在朝鲜人民受到美帝国主义者的侵略,正在水深火热之中,苦到了极点。我们佛教徒既以慈悲为本,那就有替朝鲜人民拔除苦难的义务。拔除苦难必须有方法,方便之门应该向这方面开着,则援朝乃足我们佛教徒当前唯一的工作。又朝鲜人民的苦难是美帝国主义者造成的,照佛教教理说,美帝国主义者确是破坏世界和平、危害人类安全的恶魔。魔必须降,释迦牟尼降伏了天魔波旬及其徒众才能成佛。所以佛经上从没有要我们向魔鬼低头,向魔鬼屈膝,在魔鬼铁蹄之下偷生苟活。则抗美即是降魔,也是我们佛教徒应该发奋而起,全力以赴的。同时我们要知道,抗美即所以援朝,除了把美帝国主义者打出朝鲜国境,或者把美帝国主义者埋葬在朝鲜国土之下,不能使朝鲜人民得到安乐,则抗美正足方便,援朝乃是慈悲。

  “出世”一个名词也最容易引起误解,因为字面上既曰“出”“世”,当然可以作出离世间解,也当然可以认为逃避现实了。其实佛教以“苦痛烦恼”为世,出世即解除苦痛烦恼之意。譬如“苦集灭道四谛”之中,“苦”“集”二谛是世间,“灭”谛是出世间,“道”谛是从世间渡越到出世间的桥梁·,而“集”谛就是一切“烦恼杂染”的总名称。苦集二谛经过道谛而至灭谛,并不是把一切世间悉行毁灭,相反地把苦痛烦恼消灭了,剩下来的则是安乐庄严的清净世间,佛教称之为佛土。则“出世”一语,乃“控制自我,主宰因果,把握生死,创造更高的生命之谓”,并无逃避现实及其他消极的成分在内。

  “四大皆空”一语,就字面讲,好像是说一切必归于空无,一切都足空无所有的,其实佛教教义并非如是。“四大”即地水火风,亦即构成世界的四种原素,希腊哲学上也有这种说法。这是说明世界不是什么神或上帝创造的,而是由原素构造成功的,很与现代科学相合。我们这个世界既是原素构造成功的,在其还没有构造成功之时,即无这个世界,也没有这个世界的“本有的坚固不变的体质”。没有“本有的坚固不变的体质”一义,佛教称之为空。其实四大本身也是由许多条件合成的,许多条件没有合成之前,没有四大,即没有四大的“本有的坚固不变的体质”,故曰“四大皆空”。四大既皆没有“本有的坚固不变的体质”,所以才能成其为四大,才能成其为世界,所以“四大皆空”之义,并不能一切都必归于空无,一切都空无所有,相反地,正足说明客观世界有。这话怎样讲呢?因为四大或这个世界在一切条件没有合成之前,如果本有其坚固不变的体质,那末还要一切条件做什么用呢?一切世界将是一成不变的了,而事实上并非如此。所以佛教“四大皆空”的道理,是一个哲学的学说而可以得到科学证明的。没有研究过佛学的人,以为佛教说空,就是虚无主义,那是一个很大的错误。

  根据上面的解释,佛教徒绝对应该面对现实,站在反侵略的一面,亦即应该坚决保卫祖国,那是毫无疑问的。所以我们佛教徒积极起来参加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反侵略、爱祖国的阵营,非唯不违反教理,而且在教理以及戒律上认为是“功德”,是“离苦得乐”的必由之道,应该认真去做的。这就是佛教及佛教徒坚决主张爱国的理由。

  (原载《现代佛学》1951年第1卷第11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