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觉网
正觉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太虚大师/ 文章正文

论中国佛教史

导读:论中国佛教史──三十三年春在汉藏教理院为妙钦说──  我在十多年前曾作“中华佛教三大系”一文,刊在第六卷海潮音上,对中国佛教历史教理变迁之因都原与程序,稍作有系统的提示。这个提示,直到现在还有重提的意义。  我在那篇文章里面,分会昌以前的中国佛教为三大系。一、道安重行系:自慧远的承道安修持律净,觉贤的传禅,慧文的修实相禅出天台一宗;光统的持律与杜顺的修法界观出贤首一宗;乃至慧能以后的禅宗都是。二、...

  论中国佛教史

  ──三十三年春在汉藏教理院为妙钦说──

  我在十多年前曾作“中华佛教三大系”一文,刊在第六卷海潮音上,对中国佛教历史教理变迁之因都原与程序,稍作有系统的提示。这个提示,直到现在还有重提的意义。

  我在那篇文章里面,分会昌以前的中国佛教为三大系。一、道安重行系:自慧远的承道安修持律净,觉贤的传禅,慧文的修实相禅出天台一宗;光统的持律与杜顺的修法界观出贤首一宗;乃至慧能以后的禅宗都是。二、传龙树学系:自罗什传龙树论入中国,到兴皇、嘉祥的集三论宗之大成。三、传世亲学系:菩提流支、真谛、玄奘三人,相次的传世亲论入中国,而演出地论、摄论、唯识的三宗(附俱舍)。在这三系里面,道安重行系永远是中国佛教思想的主动流。传龙树学系与传世亲学系,只是两种外入流。它从印度传入,而兴盛的时期虽曾影响到主流,但不久即被融摄而至衰歇,不能撼动主流,更不能进为主流。主流尊其为主流,旁支还其为旁支。循是以观,才能见到中国佛教演变之真象。所以在研究中国佛教史的时候,辨别认清这主动流与外入流两者特质的不同,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主动流的第一种特质是“本佛的”,自道安以来的中国佛教代表人物,如慧远、智者、贤首、慧能等,都是直本于佛。如道安倡以佛姓为姓,一切以探本于佛为宗。基于这种原因,所以第二种特质就是“宗经的”,他们都以无上正等觉者金口亲宣的经典为根据。因为经的浩繁,所以他们都得博览全教而约取要旨,故第三种特质是“博约的”。如道安博览众经而综理经录,天台、贤首的博综一代时教而为判摄,都是这种表现。最后,他们的第四种特质是“重行的”,他们在博览中提出的一种心要,就成为实践行门,或净业或禅观,作为自行化他的修证法门。

  针对著主动流的四种特质,外入流也有著四种特质:一、“本理的”,如罗什、玄奘等,都是以他们所本的性空或唯识为本,而不是推本于佛。二、“宗论的”,因本的是理,所以就以专明此理的论典为宗依,所以他们或者宗龙树论或者宗世亲论,都不是直宗于佛说的经。三、“授受的”,因有宗本论典,所以他们的思想直是论师们授受下来的一套,不能自己直探佛法作更伟大的创建。四、“重学的”,承受所传授的论典,孜孜钻研讲说,所以他们不能从一种扼要简易的行门,直截去修行证果。

  在这两流里面,前者能博教而得其要行,摄末而直追根本。此中国佛教的主流,充分的表现了中国人伟大的创造力,终于建立起具备深厚特质的中国佛学(在世界佛教的三大系中,南方巴利文系只局在小乘三藏,未闻摩诃衍义。流行在卫藏的西藏文系,认为佛教所宗不是有部、经部,便是中观、唯识,充分的说明了它只是本理的宗论的与授受的。能够直本于佛,探一切经,在“博教约行”中,表现其伟大的创造力的,只有流传在中国的汉文系的佛学)。

  复次,我向来将大乘教理分判为“法界圆觉”、“法性空慧”、“法相唯识”三宗(最近印顺法师分为性空唯名论,虚妄唯识论,真常唯心论三种,虽内容不出我所分判的,不过“真常”、“虚妄”的用辞界限,殊不能明确的分清楚),也可以同样的拿来观察中国佛教历史的。如主动流的道安系就是法界圆觉宗,外入流中传龙树学系的就是法性空慧宗,传世亲学系的就是法相唯识宗。不过在中国佛教历史的立场,不妨略改为佛本论系(法界圆觉宗),性空论系(法性空慧宗),唯识论系(法相唯识宗)。后两种都是采用古来的名称,只为便利上不得已新立了佛本论系而已。

  现在可以依著上面的论述,把中国佛教历史分为三个时期:

  一、佛本主源一味时期 自永平求法到东晋道安

  二、空识夹变主流时期 自慧远到清凉受罗什到玄奘之重重扩变

  三、主流递演不绝时期 会昌后禅宗下的台贤净律

  在罗什以前所传译的,有禅教律密净,般若、法华、华严(单品)。那时候的大德们,只把它当做佛教来传译、来宏扬,根本就没有宗派存在,所以不该拿后来宗派的眼光去衡量它。他们都直宗于佛只是一味的佛法。而且、后来中国佛教佛本的主动流就是确立在这个时期,所以可以叫它作“佛本主源一味时期”,其代表人物可以说是道安。罗什来华以后,传入了龙树的论典,才有宗派的见解发生。从罗什以后,僧肇、僧朗(摄山)到兴皇与嘉祥而成三论宗,旁出僧导僧嵩到梁三大法师的成实论宗,这是性空论旁支的入流。自从北魏菩提流支传译无著世亲论典建立了地论宗,继之有陈真谛的传译而为摄论宗,到李唐玄奘更大量的翻译而有唯识宗及旁带的俱舍宗的建立,这可以说是唯识论旁支的入流。这传学本理而宗论的性空唯识二支,虽大大影响了佛本论主流。但终不能夺其主流而代之。自道安以来,有慧远、觉贤、慧思、达摩、智者、杜顺、慧能等,且收且破,而性空论终由智者融摄而为天台宗,唯识论亦由法藏融摄而为贤首宗。所以自罗什以来,虽然性空唯识二旁支加入法流,但始终是以佛本论为主动流的。唐朝自慧能以来,禅宗独特兴盛,净土也渐遍的流行,正如中华佛教之三大系一文里所说的:“注重修行即为净土宗。吸收(法华涅槃及龙树系)演教即为天台宗。专崇悟证即为禅宗。吸收(华严楞伽及世亲学系)演教即为贤首宗。此中国晚唐以来之佛教所由行证不出禅净、教理不出台贤欤”!这说明了佛本论主动流的递演不绝,也正是所以成为“中国佛学”之特质所在。现在把他归摄为下表:

  佛本主源一味期───────空识夹变主流期──────主流递演不绝期

  ┌────┐

  ┌─┐│性空论系│罗什师资─成实宗─三论宗

  │佛│└────┘

  │本│

  │论│道安等────慧远净禅────天台宗──────贤首宗──禅宗

  │系│ │

  └─┘┌────┐ (附俱舍宗)│

\

  │唯识论系│地论宗─摄论宗──唯识宗

  └────┘

  不过,最初的佛本论,不但重行,而且能宗经博教,教证本末都很圆满健全。后来的禅净,承这个重行之绪,走到极端,专重要行而舍去了经律,孤陋寡闻而致佛教衰落。现在要复兴中国佛教,应该继承佛本论的主动流,力戒孤陋的弊病,直探佛经,博搜教理,精简以取其要,见之实行;绝不是承受那一家的旧套的。

  (妙钦记)(见海刊二十六卷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