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觉网
正觉网
放下就是快乐 在闹市中修行 色难 人间佛教的人情味 孝的故事
主页/ 微型小说/ 文章正文

睿智刑警破案“变态杀手”

导读:睿智刑警破案“变态杀手”本报5月11日3版刊发了《杀害“片儿警”凶手获死刑》一文,简要报道了沈阳“2001?1?21”特大系列杀人、抢劫、强奸案暨辽宁省公安厅2001年省级重点督办的第19号案件凶犯,涉嫌疯狂杀死13人、强奸2人、重伤2人的“变态杀手”于波,于5月10日被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死刑。...

  睿智刑警破案“变态杀手”

  本报5月11日3版刊发了《杀害“片儿警”凶手获死刑》一文,简要报道了沈阳“2001?1?21”特大系列杀人、抢劫、强奸案暨辽宁省公安厅2001年省级重点督办的第19号案件凶犯,涉嫌疯狂杀死13人、强奸2人、重伤2人的“变态杀手”于波,于5月10日被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死刑。文章见报后,许多读者打来电话,想了解警方是如何侦破此案的。应读者要求,本报记者于昨日专门采访了在2002年破获此案的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专案三大队副大队长付幼宏。他说,“1?21”特大系列杀人、抢劫、强奸案虽然已尘埃落定,但该案中歹徒作案手段之残忍,被害冤魂之悲惨,至今仍让人谈之色变……

  命案频发 震惊辽沈

  2001年1月21日,沈阳市皇姑区发生一起杀人案,一妇女被杀死在家中,1000余元现金被抢走。2001年3月5日,皇姑区又一次发生杀人案,一女服务员死于卧室床上,系先奸后杀。死者的现金2000元和一块欧米茄手表被抢走……短短5个月时间,连续发生5起抢劫残害妇女的恶性案件,强烈地震撼着沈阳市公安局的每位民警。警方专门召开刑侦、技术人员对上述案件逐案分析,确认这5起案子为串联案件,是同一凶徒所为。此人丧心病狂,残忍毒辣,公然在光天化日之下,选择单身女性为侵害对象,尾随入室,连续作案。还对尸体进行流氓污辱、残害,堪称是地地道道的变态狂魔。市公安局抽调精干力量,组成专案组开展侦查。同时“1?21”串案被辽宁省公安厅定为省级重点督办的第19号案件。从2001年5月中旬起,专案民警围绕“1?21”串案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排查了近千名嫌疑人、关系人,从中破获各类案件数百起,但“1?21”串案没有任何突破性进展。

  转眼到了2002年7月。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调整专案三大队领导班子,张军和付幼宏走上新的领导岗位。张军是老刑警,搞专案是行家里手;付幼宏是基层派出所上来的,对刑事专案没什么经验,过去在派出所办案子,全凭一股钻劲儿。两位大队长简单一碰头,确定专案三大队的工作思路,梳理积压的旧案,包括系列案件和重大案件,力争在短时间内打开局面。就这样,“1?21”串案成为专案三大队的主攻目标。

  茫茫人海 锁定疑凶

  专案三大队成立了“1?21”专案组,在有关部门配合下紧锣密鼓地调查走访,搜集新的线索。专案组奔忙足足两个月的时间,终于在茫茫人海中把重点排查对象锁定在郭峡身上。

  郭峡当年25岁,原籍朝阳凌源市,在沈阳市铁西区租房居住,是沈阳市南郊东陵区浑河站乡“浑河娱乐总汇”的坐台小姐。把她列为重点审查对象,是因为专案组在郭峡手中找到一块欧米茄手表,这块世界名表正是“1?21”串案中2001年3月5日那起案子被抢走的欧米茄。可是任专案组成员怎么讯问,郭峡就是说手表是她从商店买的,发票早就没有了。付幼宏亲自和郭峡唠了5个多小时,反复交待政策,郭峡不得不承认手表是她男友于波在2001年3月份给她的。她和于波处了多年对象,在铁西租房同居。于波还给她一件三羊牌棕色貂皮大衣。她说于波又犯事了,正押在铁西区看守所。专案组对郭峡的住所依法搜查,找到了于波穿的几双皮鞋和郭峡讲的三羊牌棕色的貂皮大衣。

  经过技术鉴定,于波的一双皮鞋与“1?21”案现场留下的鞋印一致。那件貂皮大衣也得到印证,省公安厅串并的第19号案件即“1?21”串案在丹东市也有一起凶杀案。2001年1月10日,裴静(女,41岁,丹东市某中学教师)在家遇害,死者的三羊牌棕色貂皮大衣、手机和500元现金被抢走。查阅案发被抢物品记录,初步认定从郭峡家搜出的貂皮大衣正是死者裴静被抢之物。

  案子柳暗花明,付幼宏来到位于沈阳市南郊的铁西区看守所,提审于波。看守所所长张杰仁听了付幼宏的介绍,惋惜地说,于波因抢劫羁押在铁西区看守所,可他只交代抢劫的事,法院判他4年有期徒刑,已经投送到沈阳第一监狱服刑去了。付幼宏心急火燎,于波可能背着更大的案子,让他扛着抢劫的罪名服刑4年,几乎等于逍遥法外,太便宜他啦!更让付幼宏着急上火的是,86岁的老父亲付岩患直肠癌,必须手术。这意味着什么,谁都清楚。付幼宏正缠结于“1?21”案件之中,欲罢不能。职责所在,也不容他罢手。那天早上,他赶到医院,全家人都围着付岩老人,心都悬在嗓子眼。付岩老人平静地和亲人们挥挥手,由小儿子付幼宏把他送进手术室……

  几经周折,于波被押解到市公安局刑警支队。

  正面交锋 恶魔低头

  审讯于波,无疑是一场硬仗。他的罪孽太深重,每起案子都可以让他掉脑袋,他轻易不会低头认罪。专案组研究了监狱方面提供的于波的详细资料,针对于波的生活经历和性格因素,制定了周密的审讯策略。组成审讯组、案件核实组、看管组,十面埋伏,八方围剿,一定要拿下于波这个罪恶堡垒。

  9月6日12时许,镣铐加身的于波被押进刑警支队审讯室,铐在铁椅子上。付幼宏带领胡少彬、关永生两名中队长威严地坐在于波面前,冷冷地盯着于波,谁也不说话。审讯室里静得出奇,3位刑警的目光严肃中透着威严。于波对这阵势不陌生,摆出一副万事不挂心头的样子。

  长达10分钟的目审,加大了于波的心理压力,于波的目光有些游移。

  “于波,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付幼宏平静地问。

  于波摇摇头,他确实不知道。

  付幼宏提高了声音:“告诉你,这是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3?8’大案那几个人,还有刘涌,就坐过你的位置!”

  于波面无表情地说听说过。

  付幼宏话锋一转:“于波,你以为你这么多年干这么多起案子都非常巧妙吗?你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你要明白,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听了这话,于波像被雷击了一下,脸色刷地变得惨白,大汗淋漓,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付幼宏和胡、关二人对视一眼,心里有数了:于波这表情已经说明,“1?21”有戏!他紧逼了一句:“于波,你害怕啦?”于波一梗脖子,“我怕啥,我只不过想大便!”

  这时审讯室的门开了,走进几个穿白大褂的人,他们麻利地在于波的耳垂、手指处采了血样,准备作DNA鉴定。技术人员走的时候,于波就瘫在铁椅子上,如果没有铐子把他铐在扶手上,他非摔倒在地不可。

  这是付幼宏制定的审讯策略的一部分,先在气势上压倒对方,施加心理压力,然后再进行攻心战。付幼宏把于波架到厕所,于波在厕所蹲了10分钟,出来时,脸色稍有点血色,神色也镇定许多。他看着付幼宏,竟问了句:“大哥,您贵姓?”付幼宏回答说姓付。“你是负责的?”旁边人告诉于波这是咱们的副大队长。于波听了长长地出口气。回到审讯室,付幼宏对于波说些开导的话,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于波沉默片刻,鼓足勇气说:“大队长,我有个要求,想单独和你唠唠。”付幼宏笑着说:“这可有规定的,必须有第三人在场才行。”他把胡少彬留下,其他人退出。审讯室又陷入沉寂。

  “你们到底掌握我杀多少个?”于波问。

  “你不只杀一个两个,这点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们掌握的证据很确凿。”付幼宏没有正面回答。

  于波点点头。付幼宏又和他扯点别的,倒是于波有点不耐烦了:“大哥,咱们别兜圈子了,言归正传吧,告诉你吧,我杀了20多个。”

\

  英雄瞑目 恶魔当诛

  付幼宏震惊极了,这个体格敦实的家伙竟是个嗜血狂魔!

  他一件件讲述自己的罪恶,讲到天黑时,于波说累了,明天再讲。付幼宏领他到饭店吃饭,于波点了水煮肉片,6种馅的老边饺子和矿泉水,大吃大嚼撑个肚饱溜圆。“我不能做饿死鬼!”于波边吃边说。第二天,他又接着交待,一连3天,于波彻底交待了自己的罪行。

  据于波交待,他是因在生活中与他人发生矛盾才产生了仇恨社会的念头。1995年9月,于波因抢劫罪被广州市越秀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零6个月。2002年7月,他又因抢劫罪被沈阳市铁西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他一手制造了“1?21”系列尾随妇女入室抢劫、强奸、杀人案件,此外还在丹东、朝阳等地区制造一系列大案,总计26起。仅初步核实的19起案件中,就死亡13人,重伤2人,抢得财物总价值6万余元。被于波杀害的还包括铁西公安分局贵和派出所民警李炳男。后来据李炳男的妻子描述:“2000年6月20日凌晨,炳男着便装下班回家时,于波‘盯’上了他。当炳男发觉身后有人正要转身时,于波一刀刺入了他的后背。当时,炳男大喊:‘我是警察!你给我住手!’但……”于波说:“我害怕被抓住,就拼命地掐住他的脖子……他在倒下的时候还死死抓住我的衣领,没办法我把插在他后背上的刀拔出,又向他胸部猛刺3刀……”

  “1?21”串案是付幼宏干刑警攻下的第一起系列案件。一连两个月,付幼宏睡不安枕,食不甘味,把所有精力都用在案子上了。老父亲手术住院的一个月期间,他只陪老人一个晚上。案子破了,老父亲也奇迹般地闯过鬼门关,他又高兴又愧疚。付幼宏想,这就是古人讲的忠孝不能两全吧。

  破这个案子,付幼宏荣立个人一等功。

  勇斗歹徒壮烈牺牲的李炳男生前曾和同事抓捕犯罪嫌疑人40余名,破获各类案件近百起。2004年4月份,沈阳市政府原则上通过了追认李炳男为烈士。现在于波获死刑,英雄可以含笑九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