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觉网
正觉网
放下就是快乐 在闹市中修行 色难 人间佛教的人情味 孝的故事
主页/ 微型小说/ 文章正文

王老幺砍下手掌当给刘梦奎

导读:王老幺砍下手掌当给刘梦奎平地风波  故事发生在民国初年,这天中午,芜湖城信义典当行里生意很清淡,老板刘梦奎忽然想起自己的结义兄弟胡一亭离开芜湖已经三个来月,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正在想着,忽然听到柜台外有人在喊:“掌柜的在哪里?”  刘梦奎赶紧站起身,看见一个男人绷着脸站在外面。这个人蒜头鼻子豹子眼,瓦盆似的大脸上有几颗麻子,大龅牙凶狠地突在嘴唇外面。刘梦奎忙赔着笑脸问道:&...

  王老幺砍下手掌当给刘梦奎

  平地风波

  故事发生在民国初年,这天中午,芜湖城信义典当行里生意很清淡,老板刘梦奎忽然想起自己的结义兄弟胡一亭离开芜湖已经三个来月,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正在想着,忽然听到柜台外有人在喊:“掌柜的在哪里?”

  刘梦奎赶紧站起身,看见一个男人绷着脸站在外面。这个人蒜头鼻子豹子眼,瓦盆似的大脸上有几颗麻子,大龅牙凶狠地突在嘴唇外面。刘梦奎忙赔着笑脸问道:“客官有何吩咐?”

  大龅牙不作声,手里忽然就多了把菜刀。他把左手放在柜台上,手起刀落,将一只左手齐腕砍了下来。

  大龅牙把砍下来的手掌递进柜台里,说:“掌柜的,我刚从赌场下来,输了个溜溜光,你看这只手能当多少银子?”

  刘梦奎知道今天遇到大麻烦了,赶紧走到店堂,拿着一块布要给大龅牙包扎伤口。大龅牙却一点也不领情,他伸手点了自己身上几处穴道,竟然一滴血也没淌出。他痛苦地龇着牙,大声说:“老板,你这店堂上可是写着‘诚信为本,老少无欺’,你不会不让我当这只手吧?”

  刘梦奎说:“好汉爷,这手掌您带回去,需要多少银两开口就是。”

  “怎么着,嫌我这只手不干净?”大龅牙朝刘梦奎瞪起了眼珠子。刘梦奎赶紧赔小心,让他开价。大龅牙说:“不多,我只要十两银子。”

  刘梦奎吩咐手下马上给了他十两银子。

  大龅牙煞有介事地让刘梦奎开当票。刘梦奎问他姓名,大龅牙咧着嘴说:“我叫大龅牙。”

  不一会儿,当票写好了——

  民国五年六月十五日,押大龅牙左手掌一只,当纹银十两,当期三个月,过期不赎,所当之物归本铺所有。

  大龅牙拿到银子和当票很是满意,他让刘梦奎拿来一个青花瓷罐,亲自将那只砍下的手掌放进罐里,封好口,嘱刘梦奎好生保管,就算过了当期也不可随意扔了。

  远走甘县

  大龅牙走了,刘梦奎却好半天缓不过神来。一个名叫罗二的人走到刘梦奎的跟前说:“刘老板,只怕你的灾星到了,这大龅牙不是别人,就是几年前猖狂一时的土匪头子马彪。”

  刘梦奎意识到更大的麻烦还在后头。这当票上写得清清楚楚:三个月之后马彪还要来赎当。眼下正是三伏天气,再过三个月,那只手掌怕烂得只剩骨头了,怎么给他赎回?还不了大龅牙的手掌,不弄你个山穷水尽家破人亡他能甘休?这马彪可真是心狠手辣呀!

\

  眼看三个月当期一天天过去,刘梦奎一咬牙,决定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回到祖上故地甘县。他将没有到期的当品如数退还物主,连本钱也不要了,在一个黑沉沉的夜晚带着家人匆匆离开了芜湖。

  二十年之后,刘梦奎又凭着一点点辛苦攒下的本钱,终于在甘县正街买下一间店铺,重新挂起当年从芜湖带来的“信义典当行”牌匾。

  兄弟重逢

  这天,一位老人站在刘梦奎店铺门口,盯着信义典当行的招牌看了好久。走进店铺,老人一脸激动地盯着铺子里的刘梦奎,高声喊道:“你是梦奎!一别二十年,你认不出我了吗?”

  刘梦奎吃惊地抬起头,对着老人端详片刻,惊喜地喊道:“大哥,果真是你?”来人正是他的结义兄弟胡一亭,当年红透半边天的黄梅戏三庆班班主。这次他刚带着三庆班在甘县落脚,饭后到街上闲逛,看了信义典当行的匾额好生疑惑,走进来一看,果真是离别了二十年的结义兄弟刘梦奎。

  胡一亭便问他如何落到这步田地。刘梦奎长叹一声,便将二十年前马彪如何化装成大龅牙用一只手掌敲诈自己,自己又如何带着全家人逃到甘县的经过说了一遍。

  跟着胡一亭的汉子在一旁听罢,大吃一惊,问道:“刘老板,那个青花瓷罐你没有打开看过?”

  刘梦奎苦笑道:“一只土匪的脏手,看它何用?”

  这汉子突然“扑通”一声跪在刘梦奎面前,“咚咚咚”叩了三个响头,说:“刘老板,我就是当年那个装扮成大龅牙的人啊。想不到我当年一个恶作剧,害得您吃了二十年的苦头。”

  刘梦奎大惊,赶紧扶起汉子。汉子便问他当年那个青花瓷罐还在不在。刘梦奎说:“在呀,我把它从芜湖带到甘县,埋在屋后的桂花树下。”

  汉子喊道:“快把罐子挖出来,打开看看!”

  刘梦奎将那瓷罐从桂花树下挖出来。打开一看,惊呆了,罐子里是十五根摆成手掌形状的金条,金条下压着一张发黄的字条,上面写着——

  梦奎:

  我欠你的情,也欠你的钱,你再三不要,可目前你身陷困境,做哥哥的又岂能置之不理。我只有让班里会变魔术的王老幺用这个方式给你。这下你不要也得要了。

  愚兄:一亭 字

  原来,当年胡一亭带着三庆班刚到芜湖时,只是一个乡下草台班,但刘梦奎慧眼识珠,坚持给三庆班捧场,硬是帮三庆班在芜湖站稳了脚跟。后来,土匪马彪绑架了胡一亭的女儿,索要五百两赎银。又是刘梦奎仗义出手,拿出五百两银子从马彪手中赎回了胡一亭的女儿。胡一亭稍有起色,就要还刘梦奎那五百两银子,但刘梦奎执意不要。

  后来胡一亭应上海一家大戏院之邀离开芜湖,一到上海就一炮打红,胡一亭又想起刘梦奎。他苦思良久,想出一个法子,让班里善变魔术的丑角王老幺带去十五根金条,伪装成一件物品当给刘梦奎,再留条提示。

  王老幺有一手变魔术的绝活,他生性喜欢开玩笑,本来他计划将十五根金条藏在草帽里当给刘梦奎,不想坐船时江上一阵大风将头上的草帽刮走,于是便想开个玩笑,吓吓刘梦奎。他买了些面粉和配料,在旅店关起门来捏捏弄弄,把十五根金条做成一只手掌,又把自己装扮成大龅牙,“砍”下自己的手掌当给了刘梦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