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觉网
正觉网
妙法莲华经原文 妙法莲华经译文 妙法莲华经注音 妙法莲华经经典 妙法莲华经视频
主页/ 妙法莲华经经典/ 文章正文

论《法华经》之龙女成佛

导读:论《法华经》之龙女成佛序 说  《法华经》,素有“成佛法华”的美誉,享有“独冠群经”的尊胜地位,乃佛陀成道四十年以后所说,是佛陀一代教法之最高极谈,畅出了佛陀“为令一切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的出世本怀,响应了:“奇哉,奇哉,大地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皆可成佛”的菩提心声,如日中天,遍照一切。智者大师极喻...

  论《法华经》之龙女成佛

  序   说

  《法华经》,素有“成佛法华”的美誉,享有“独冠群经”的尊胜地位,乃佛陀成道四十年以后所说,是佛陀一代教法之最高极谈,畅出了佛陀“为令一切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的出世本怀,响应了:“奇哉,奇哉,大地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皆可成佛”的菩提心声,如日中天,遍照一切。智者大师极喻为“涅槃五味”中的醍醐“味”。开权显实,会三归一,开近显远,废迹立本,是本经的中心主轴,迹门中“三周说法”、“三变净土”、“提婆授记”、“龙女成佛”、乃至“举手低头、或闻一句一偈皆可成佛”等;本门中“从地涌出”、“法身常住”、“化身十方”等,这些都是本经不可思议的成佛妙用,皆为佛弟子修行成佛的坚实后盾,尤其八岁龙女成佛更给女性修行带来无限的希望与动力。

  一、“龙女成佛”的经文大意

  龙女成佛,出自《妙法莲华经》卷四〈提婆达多品第十二〉。多宝如来的侍者智积菩萨听完本师叙述完自已过去如何修习法华的经过,并授记提婆达多成佛之事后,禀白多宝佛塔,当还本土。释迦本尊留智积菩萨小住,籍此来引发文殊菩萨宏宣《妙法华经》龙女成佛的事,俾令与会大众,见贤思齐,发愿宏扬此经,进而开佛知见,疾成佛道。〈提婆达多品〉中说:文殊菩萨龙宫弘法度化无量无边众生皆具足菩萨行,本是声闻乘行者,现亦修行大乘空义,且在龙宫唯常宣说《妙法华经》。智积菩萨问道,此经甚深微妙,诸经中宝,世所希有,颇有众生勤加精进修行此经,速得成佛否?”文殊菩萨倍加赞叹说:

  有娑竭罗龙王女,年始八岁,智慧利根,善知众生诸根行业,得陀罗尼,诸佛所说甚深秘藏,悉能受持,深入禅定,了达诸法,于刹那顷,发菩提心,得不退转,辩才无碍,慈念众生,犹如赤子,功德具足,心念口演,微妙广大,慈悲仁让,志意和雅,能至菩提。

  智积菩萨怀疑道:

  我见释迦如来于无量劫难行苦行,积功累德,求菩提道,未曾止息,观三千大千世界,乃至无有如芥子许,非是菩萨舍身命处,为众生故,然后乃得成菩提道,不信此女于须臾顷便成正觉。

  此时,龙女忽然出现,极恭敬地赞叹大乘佛法,又闻成菩提,唯佛当证知,我阐大乘教,度脱苦众生。此时,舍利弗对龙女提出疑问:你说不久得无上道,是事难信。为什么呢?因为:

  女身垢秽,非是法器,云何能得无上菩提?佛道悬旷,经无量劫,勤苦积行,具修诸度,然后乃成。又女人身,犹有五障:一者不得作梵天王、二者帝释、三者魔王、四者转轮圣王、五者佛身,云何女身速得成佛?[1]

  于是,龙女以一价值三千大千世界的宝珠献给佛陀这一授受之事来证明自已成佛之疾。与会大众,都见到龙女忽然之间变成男子,具菩萨行,即往南方无垢世界,坐七宝莲华,成等正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普为十方一切众生演说妙法。见闻之众生,得到极为殊胜的功德利益,闻法解悟,得道受记。智积菩萨、舍利弗以及与会大众,默然信受。

  二、“龙女成佛”相关问题的思考

  (一)龙女速疾佛道之因

  龙女之所以能够刹那发心速至菩提,其本身已具相当德行。《提婆达多品》云:

  智慧利根,善知众生诸根行业,得陀罗尼,诸佛所说甚深秘藏,悉能受持,深入禅定,了达诸法,于刹那顷发菩提心,得不退转,辩才无碍,慈念众生,犹如赤子,功德具足,心念口演,微妙广大,慈悲仁让,志意和雅,能至菩提。[2]

  《法华会义》对这段经文作了深刻的解释:

  智慧,善知众生;总持,能受佛藏;皆圆慧也。深入禅定,了达诸法,即圆定也。定慧平等故,能于刹那顷发菩提心,所谓悟无生忍者,方见刹那即是刹那际三昧也。达此刹那无生、无性,顿入不可思议境界。所谓介尔有心,三千具足,三千即空,得位不退;三千即假,得行不退;三千即中,得念不退。了知不纵不横,双照横竖,辩才无碍,自悟心性与诸佛同,愍念众生同体在迷,故慈念犹如赤子,即能上合诸佛,下同众生,所以功德具足,能至菩提也。[3]

  龙女顿悟吾人现前介尔一念之心具足三千性相,百界千如,即空即假即中的中道一实境界,所以一念发心便能圆证三不退,这正是天台圆教思想之不思议妙处。龙女证悟一切佛法都是自心中现量的流出,所以具四辩才,说法无碍。悟证生佛同体,兴无缘大慈,运同体大悲,愍念沉迷中的众生犹如慈母般念赤子之心,念念不舍,为作利益,所以上合诸佛同一慈心,下合众生同一悲仰,具足一切自利利他的功德,其心中所思所念,口中所演所说,无非以此经自度度人。一切烦恼习气消除净尽,有大慈悲,仁厚谦让,心志意欲,柔和端雅,犹如文殊等大菩萨。龙女具有如此定慧德行,二利圆满,故于年幼速成菩提。

  龙女悟证诸法实相之理,年仅八岁即可成佛。然而,何故以畜生之身成佛?智者大师根据《涅槃经》中说的:“以戒缓者,不名为缓,以乘缓者,乃名为缓”,[4]提出“乘戒四句”理论来诠释这一问题。乘,指大乘教法;戒,指毗尼律藏。又称“戒乘缓急”。

  一、乘急戒缓——四趣众生闻大乘佛法,由于乘急之故。即精进研习大乘佛法,但于戒律松懈,故虽堕鬼神之道,亦能闻大乘教法。如华严会上根熟天龙八部闻华严大法。

  二、戒急乘缓——人天耽于欲乐不闻大乘佛法,由于乘缓之故。即精研戒律,不回向了生死,不重大乘经教,故生人天享乐,无闻法机缘。《戒经》云:“欲得生天上,若生人中者,常当护戒足,勿令有毁损” [5],正是此义。

  三、乘戒俱急——人天闻法悟道,由于戒乘俱急之故。如华严会上四十一位法身大士。

  四、乘戒俱缓——四趣众生不闻法,由于戒乘俱缓之故。不但闻不到佛法,且在三恶道受苦。

  太虚大师在《法华讲演录》中说:“悉由得闻是经之故,初不以恶趣女身为碍。”[6]《法华精解评林》说:

  这是修行此经速得成佛之明证也。龙宫有无数的菩萨,都是文殊菩萨度化的。而唯独举出八岁龙女成佛,是说明佛性是不问男女、不在老成、不择异类的。但根智之利,所造之深,刹那回光,则菩提可至,亦可破三乘远系,而进濡滞也。[7]

  由此可知,龙女因听闻修学法华之故而成佛,属“乘急戒缓”,虽为恶趣之身,但并不以此为碍!

  (二)女身能否成佛

  关于这一问题,大小乘各有所见。

  第一、小乘否定说:

  灵山会上,龙女了达诸法实相之理,于刹那顷,发菩提心,得不退转,智积菩萨、尊者舍利弗皆生疑不信。法说一周,舍利弗得记作佛,开佛知见,证圆初住,了知“心佛众生,三无差别”,自不生疑。但为令众生领悟“是心是佛,是心作佛”的一乘妙法,故示现执三藏之权疑来审问:

  一、女身,乃垢秽之相,不堪为胜法所依,非为法器,何能作佛?正如炼铁终不能成金。

  二、佛道悬远旷大,须历三大阿僧祗劫,且勤苦不懈,累积万行,圆满六度,然后方成。我等现大丈夫相,侍候佛陀多年,闻佛说法,助佛教化,于法华会上才得以受记成佛,尚需经若干时劫的修习方可成就。不信乳牙刚脱,乳臭未干的八岁龙女能速疾成佛,实不可能。

  三、经中说女人有五障:一者不得作梵王、二者帝释、三者魔王、四者转轮圣王、五者佛身。此诸障碍不除,岂能有望成佛?

  《佛说超日明三昧经》云:

  女有三事隔、五事碍。何谓三?少制父母,出嫁制夫,不得自由,长大难子,是为三。何谓五碍?一曰女人不得作帝释,所以者何?勇猛少欲,乃得为男;杂恶多态,故为女人,不得作天帝释……五曰女人不得作佛,所以者何?行菩萨心,愍念一切,大慈大悲,被大乘铠、消五阴、化六衰、广六度、了深慧、行空无相愿、越三脱门,解无我、人、无寿、无命,晓了本无,不起法忍,分别一切如幻如化、如梦如影、芭蕉聚沫、野马电焰、水中之月,五处本无,无三趣想,乃得成佛。而着色欲、淖情匿态、身口意异、故为女人,不得作佛。[8]

  女人因三事隔碍,不得自由;过去烦恼习气所致,五法不能成就。舍利弗引此为证,充分肯定女人身不能成佛。若要成佛,必须转为男身。《佛说转女身经》云:

  若有女人如实观女人身过者,生厌离心,速离女身,疾成男子。……尔时尊者舍利弗语诸居士妇言:常勤方便,离女人身,所以者何?女人之身,不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9]

  若诸女人发菩提心,则更不杂女人诸结缚心,以不杂故,永离女身得成男子,所有善根亦当回向无上菩提,是名为一。复次女人成就二法能离女身速成男子身…。[10]

  女人之身不能成佛,若对女身生起厌离心,发起菩提心,便能转成男子,成就佛道。由此我们可以发现成佛的根本条件是发菩提心。而菩提心就是大善人心、大丈夫心,是远离二乘心,远离女人的结缚心,成佛并不在于女身或是男身,之所以转女身为男身,实际上就是心态和性情的改变,当然经中也确实说到了具体的身相转变。既然成佛是不分男女之相的,何以说一定要转呢?除了《转女身经》和《超日明三昧经》中说到的原因之外,那么另一个主要原因恐怕就是:成佛的身相具有三十二相,八十种随形好。而在三十二相中有一“马阴藏相”,即是男根密隐于身体内如同马阴一样。就此,女人成佛转男身也就无可非议了。

  女人成佛一定要转为男身,这是小乘的立场,在天台大师“五时八教”判属下属“藏教”范畴,为利众生方便权施而已。

  第二、大乘肯定说:

  大乘佛教肯定女人成佛,有转身成和即身成二种。转身成,即转女身为男身,其用意是证明所愿不虚。即身成,即女身而成就佛道,不须舍身、受身。

  《妙慧童女经》说:八岁童女妙慧,对佛陀所说一一菩萨行,皆能奉行,禀白佛陀说“世尊,若我于四十行中,缺于一行而不修行者,则违佛教,欺诳如来。”[11]尊者大目犍连对此生疑。妙慧童女为证明其所愿不虚,对目犍连说:

  尊者,若我弘愿真实不虚,能令诸行得圆满者,愿此三千大千世界六种震动,天雨妙华,天鼓自鸣。说是语时,于虚空中华散如雨,天鼓自鸣,三千大千世界六种震动。是时,妙慧重白目犍,以我如是真实言故,于未来世,当得成佛,亦如今日释迦如来。于我国中,无有魔事及以恶趣、女人之名。若我此言非虚妄者,令斯大众身皆金色。说是语时,众皆金色。[12]

  大智文殊菩萨认为既有如此功德,何不转女身呢?妙慧答说:

  女人之相了不可得,今何所转?……若我此言非虚妄者,令此大众,身皆金色。我之女身变成男子,如三十岁知法比丘。说此语时,此诸大众皆作金色,妙慧菩萨转女成男,如三十岁知法比丘。……尔时佛告文殊师利,此妙慧菩萨于当来世成等正觉,号殊胜功德宝藏如来。[13]

  妙慧童女之所以转为男身而得记成佛,是为显示其所发之愿不虚,转身乃方便权示而已。

  《菩萨处胎经·诸佛行齐无差品》说女人、魔王、帝释、梵天皆不须舍身、受身,即现在身便可成佛。

  佛告无尽意菩萨,过去五十四亿恒河沙劫,有世界名曰火焰,佛名无欲,……说法度人,善修梵行,四审谛法,施惠一切。彼土人民悉受女身,解了无常、苦、空、非身,分别受入,无诸烦恼,厌患身苦,齐同一愿,发大弘誓,着无畏铠,欲度众生。净佛国土,蠲除秽恶,立志坚固,乐不退转。时有七十万二千亿女,在大旷野,非人行处,齐同一行,解空、无相、无愿之法,一日一时,三等通达,即成佛道,众相具足,存亡自在,以小受大,以大入小,即于彼日度阿僧祇无量众生,于无余涅槃,化度众生。是谓不舍身、受身而成佛道。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颂曰 :法性如大海,不记有是非,凡夫贤圣人,平等无高下,唯在心垢灭,取证如反掌。[14]

  在无欲佛的火焰世界,人民皆为女身,他们了解苦空无常无我之理,厌患身为苦本,其中有七十万二千亿女人志固精进,越三解脱门,一日一夜即成佛道。这是女人即身成佛最有力的经证。

  《维摩诘所说经·观众生品》中说到女人成佛不须转身。经中舍利弗与天女论辩,舍利弗无言以对,问天女道:

  汝何以不转女身?天曰:我从十二年来,求女人相了不可得,当何所转?譬如幻师化作幻女,若有人问何以不转女身,是人为正问不?舍利弗言:不也,幻无定相,当何所转。天曰:一切诸法,亦复如是,无有定相,云何乃问不转女身?实时天女以神通力,变舍利弗令如天女,天自化身如舍利弗。而问言:何以不转女身?舍利弗以天女像而答言:我今不知何,转而变为女身?天曰:舍利弗,若能转此女身,则一切女人亦当能转。如舍利弗非女而现女身,一切女人亦复如是,虽现女身而非女也。是故佛说一切诸法,非男非女。[15]

  天女以神力富有幽默感且戏剧化地把自已和舍利弗作了调换,说明一切法本自一如,非男非女即男即女,无实在的相可得,当体即佛,何须转女为男?

  第三、献珠疾成证:

  《法华经》以佛陀纳受龙女所奉献价值无量的如意宝珠之事实来证明龙女成佛之疾速,以释智积菩萨和舍利弗之疑,并未作理论性辩解。或许我们会问《法华经》乃佛陀教化之最高极谈,其义理宗旨皆究竟圆满,龙女成佛之快,却须转身,何不即身成佛?与《处胎经》所说即身成佛又如何会通?

  龙女假献珠的事相来说明成道之疾,是因为即凡心成佛智,即凡身转佛身,这是不可思议,唯证方知的境界,非言语所能表达。《法华经·方便品》:“是法不可示,言词相寂灭。”龙女宝珠,说明人人本具介尔一念之心,当体即是自性清净心、如来藏心,是万法之所依。献宝珠,即将本有清净心于刹那间显现,乃是心作佛。佛即纳受,乃是心是佛。一献一受,说明当下即心是佛。所谓:“心佛众生三无差别”,此乃顿悟成佛之义。《法华文句》卷第八中说:

  龙女现成,明证复二,一者,献珠表得圆解。圆珠,表其修得圆因;奉佛,是将因克果,佛受疾者,获果速也。二,正示因圆果满。]16]

  再者,《处胎经》所说现身成佛,约自行说,是就破无明证法身而言成佛,故无须转身。龙女转身成佛,是约化他说,以八相成道的佛身来度化众生,故须转现“三十二相”之男身。《法华经·普门品》云,应以佛身得度者,即现佛身而为说法。若如龙女自行之实说,如《胎经》所说即身成佛。若以化生他行之权说,令彼此二土众生得益,故现八相转身成佛,充分显示了权乃即实之权,实乃即权之实,权实不二,开权显实,自行化他,相依相成,这正是一乘圆宗微妙法门与其它经教相较天壤之别的胜处所在。因此,龙女的转身与《处胎经》的即身是无二无别,不相矛盾,融摄会通的。《法华文句记》卷八之四云:

  云龙女作佛者,问:为不舍分段,即成佛耶?若不即身成佛,此龙女成佛,及《胎经》偈云何通耶?答:今龙女文,从权而说,以证圆经成佛速疾。若实行不疾,权行徒引,是则权实义等,理不徒然故。《胎经》偈从实得说,若实得者,从六根清净得无生忍,应物所好,容起神变,现身成佛。及证圆经既证无生,岂不能知本无舍受?何妨舍此生彼。馀教凡位至此会中,进断无明,亦复如是。凡如此例,必须权实不二,以释疑妨。言权巧者,不必一向唯作权释,只云龙女已得无生,则约体用而论权巧,非谓专约本迹为权巧也。故权实二义,经力俱成。[17]

\

  由此我等凡愚切不可妄生分别,否则有乖圆宗之妙义奥理。如《处胎经》所说,法性如大海,不说有是非,凡夫贤圣人,平等无高下,唯在心垢灭,取证如反掌。所以,即身与转身,没有高下之分,重要的是我们自已心垢是否除灭罢了。

  (三) 通途成佛之因缘

  三祗修福慧,百劫种相好,这是通途成佛所必须经历的。龙女刹那成佛,是否亦曾由此?

  舍利弗以藏教之权生疑。智积菩萨以别教之权生疑,其成佛论是:一时长、二行广、三处遍、四愿大等,经中说:

  我见释迦如来于无量劫难行苦行,积功累德,求菩提道,未曾止息。观三千大千世界,乃至无有如芥子许,非是菩萨舍身命处。为众生故,然后乃得成菩提道,不信此女于须臾顷便成正觉。[18]

  释迦如来多劫难行能行之菩萨行,这是同于别教化他迹示之权法,若非已证一心万行,万行一心之圆教实理,岂能“割肉喂鹰,舍身饲虎”?《梵网经》云,佛陀从成佛以来,八千往返,此乃从真实所起权用。龙女发心成佛,圆证三不退,这是圆教自行之实法,若非因地久积菩提资粮,岂能如此速疾?《法华经》卷四云:

  深达罪福相,遍照于十方,微妙净法身,具相三十二,以八十种好,用庄严法身,天人所戴仰,龙神咸恭敬,一切众生类,无不宗奉者,又闻成菩提,唯佛当证知,我阐大乘教,度脱苦众生。[19]

  罪福想,指一心缘起十法界十如是之相,九界为罪相,佛界为福相。龙女了达现前一念介尔之心当体即具三千性相,百界千如,即空即假即中,竖彻三谛之底,横该十界之边,无一谛而非十界,则竖非竖;无一界而非三谛,则横非横。非竖非横,而横而竖,所以能“深达罪福相,遍照于十方”。三千性相即假,故微;三千即中,故妙;三千即空,故净。微即解脱德,妙即法身德,净即般若德,三德不纵不横,如伊字∴三点,即是诸佛所证法身。法身即生佛平等的自性清净心,性相不离空假中,空即无相,假即无不相,中即实相,为大小相海之本,故能具相三十二、八十种好。一一相好,皆即净心法界,诸佛法身所具,还用庄严法身、法界净心,所谓全性起修,全修在性,性修不二。所以由佛法报之身,而应起九界之随类应化身,是故无一众生,而不宗奉。“一称南无佛,皆已成佛道”,龙女久持圆教一乘之《法华经》,修一乘之妙行,称性起修,全修在性,须臾成佛,有何可疑?而众生无智,莫能测知,唯佛证知。龙女奉行《妙法华经》,自行化他,自度度人,所以说“我阐大乘教,度脱苦众生”。

  由此分析可知,八岁龙女定慧具足,乃过去事修圆满,今生缘熟,理性显现,须臾成佛,非无修而证,无因而果,迹现顿成佛果,其本必久证法身。约本则非顿,约迹则非渐,非顿非渐,可顿可渐。迹看,难易有别;本看,难易无殊。差即无差,无差而差。本常同,迹常别。一心常同,万行常别,会得此意,龙女成佛,可信无疑。况且十世古今,始终不离于当念,所谓一念顿悟无生,即同如来,一念相应一念佛,念念相应念念佛。

  (四) 通途成佛之果号

  龙女于南方无垢世界,坐宝莲华,成等正觉,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普为十方一切众生演说《妙法华经》。彼土世界的众生闻法解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得三不退,授记成佛。此土三千众生得三不退,三千众生发菩提心,授记作佛。智积菩萨和舍利弗种种疑问一扫而光,默然信受。与会大众,听佛说本品,眼见龙女成道,都信受《妙法华经》有不可思议之功力,立发誓愿:受持读诵此经,解其义趣,为人演说,,同成佛道。

  以上解义,未有龙女成佛的名号、时劫等情况。《四明尊者教行录》卷第四说:

  三周得记皆是未来成佛,何故龙女现身成佛,而无成佛劫国名号,何耶?答:三周得记未来成佛者,皆是钝根声闻,未曾修菩萨行,是故再历劫修治。龙女乃是乘急戒缓之人,是故一超直入也。[20]

  《法华文句记》卷六:

  既得记已,何故更经若干劫耶?答:若记菩萨,但通途云得无生等。今记声闻,须约劫国,应佛成处,须有机缘,此诸声闻昔未曾有净土之行,蒙记已后,与物结缘,物机不同,致劫多少。[21]

  授记有时劫、国名等情况,是针对最钝根性声闻众说的。法华会上,声闻人已开佛知见,理上说可示现八相成道,转法轮,度众生,然其昔未曾修习菩萨道,度化众生的时节因缘尚未成熟,须经多劫历练修习,与众生结缘,因此有授记佛名、国号、时劫等。如舍利弗经“法说一周”后已证圆初住,世尊为其授记将来成佛名“华光如来”,劫名“大宝庄严”等。同时,授记也是一种方便,为使众生,见闻得益,信受妙法,发菩提心,行菩萨道,不求声闻、缘觉,但愿志求佛道,令佛种不断,正法久住,方为佛出世度生的一大事因缘。而龙女成佛是属于顿超直入,圆显圆证,无须国名、劫名等。

  龙女坐道场,成正觉,没有示现降神、住胎等八相;十方世界,独于南方无垢世界成佛,何故?《法华会义》中说:

  问:女变成男,即坐道场,既无降神、住胎、出家等相,何名八相成道?答:净秽土别,八相何必尽同。又法身示现不可思议,此土自见娈女成男,彼土仍见始终八相亦奚。又问舍利弗等已证圆住,亦能八相作佛,何以授记犹旷劫之后?

  答:自行从实,则所证理齐;化他从权,则物机不等,况诸大弟子并是法身应现,处处垂迹不同,安知不于他界示成佛耶?问:设使舍利弗等已于他界作佛,何必此中又示授记?答:此中授记,使物具闻,更结来缘,令于未来得度,如此横则周遍十方,竖则番番不已,广度众生,众生之界,仍不可尽,安可以情计心测法界大事。[22]

  龙女独于南方无垢世界成佛,主要是此世界众生缘熟,应以佛身得度,所以就示现八相成道的佛身来为其说法。而娑婆世界众生缘薄,只应以龙女身教化,所以就示现从海前来证经而已。这都是从法身、净心之本起用,能随宜示现,令众生得益的。如观音菩萨的三十二应化身一样,应以何身得度者,即现何身而为说法。《法华文句》卷八说:

  南方缘熟宜以八相成道,此土缘薄只以龙女教化。此是权巧之力,得一身一切身,普现色身三昧。[23]

  (五)龙女成佛之位次

  天台宗的“六即佛”论,是智者大师为分判圆教修习次第而建立的。其目的是为了帮助行者在修行过程中对自已所处位置的检验,避免以凡滥圣;同时增强行者的进道信心,不致自甘退屈。

  理即佛,是凡圣同源的本体,指人人本具之真如佛性;名字即佛,通过听闻经教,善知识开导而解了有一同十方诸佛无二无别不生不灭的佛性;观行即佛,悟解本有佛性,进一步起修,言行相顾,表里如一;相似即佛,通过修行功夫,相似解发,渐近真理,但未能真正断惑证真;分证即佛,渐渐分断无明,分证法身;究竟即佛,无明究尽断,法身圆满显,乃妙觉极果之位次。

  如此,龙女成佛是究竟,抑是分真?

  圆教初发心住分破一分无明,分证一分法身,能于一百个小千世界示现如同释迦牟尼佛一样的八相成道,转法轮,度众生。《天台四教仪》中说:

  《华严经》云:初发心时,便成正觉,所有慧身,不由他悟,清净妙法身,湛然应一切。解曰:初发心者,初住名也,便成正觉者,成八相佛也。是分证果,即此教真因,谓成妙觉,谬之甚矣!……龙女便成正觉,诸声闻人受当来成佛记别,皆是此位,成佛之相。[24]

  《妙法莲华经玄义》卷第五:

  龙女于刹那顷,发菩提心,成等正觉,即是《涅槃》明发心、毕竟二不别,如是二心前心难。此诸大乘悉明圆初发心住位也。[25]

  《华严经》中所说的“初发心时,便成正觉”是指成八相佛,属六即佛中的分证即佛,破一分无明,证一分法身,已亲证真因,简别非妙觉的究竟佛果。所以,龙女的成佛以及声闻人的授记皆是圆教的初发心住。而在《法化玄义》中也引《涅槃经》所说的,充分证明了龙女的成佛属圆教初住佛!

  天台圆教成清净法身佛,当以虚空为座,而龙女则是坐七宝莲华座,当如何释之?《四明尊者教行录》卷四说:

  问:龙女华座成佛,别圆疑。且龙女成佛,若是圆乘,当以虚空为座。何故坐宝莲华,而是别佛座耶?答:龙女是圆顿教中成道,法身顿显,一成一切成,一身一切身,一土一切土。报智顿明,乃于莲华藏界身土不相妨、色心为挂碍。虽坐宝莲华,体即虚空性,乃不思议圆融解脱大用也。[26]

  这里很明显地告诉我们圆教的成佛是一成一切成,一身一切身,三身即一身,一身即三身,一即一切,一切即一,身土不二,色心一如,虽坐七宝莲华,而体即是虚空性,此正是圆教不可思议之解脱大用,龙女成圆初住,何足生疑?

  三、“龙女成佛”带给现代女性的动力与反思

  《金刚经》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所以,男女之相不过是因缘的假合而已,方便叫做“男人”或是“女子”,求其实相了不可得。然而,现在生活中由于受“男尊女卑”的传统观念影响以及儒家“女子无才便是德”、“唯女子与小人难养”的思想熏染,造成对女性的偏见,而女性本身也将自已归为“天生弱者”或是“被保护者”的定位中!女性多了份怯弱依赖,缺乏了拼搏进取的精神与勇敢承担的魄力!历史上虽有如同妲已、杨贵妃等扰乱国基之女辈,然也不乏有花木兰、穆桂英等力护社稷安危、孟岳二母孕育圣哲良臣之巾帼女豪。佛陀时代又有神通第一的莲花色比丘尼、法腊第一的爱道尼,以及演大法义、辩才无碍的胜幔夫人等。中国佛教史上有宋朝法珍比丘尼断臂募捐刻印大藏经的伟大史实,现代有比丘尼圣的通愿法师,一生以弘扬《华严》为先导,三十余年讲诵《华严》从不间断;以严净毗尼为根本,以培育尼僧为已任,言传身教,被佑后学;以专修净土为指归,临终荼毗,舍利七千余粒,舍利花五颜六色,见者皆叹为稀有!堪称律宗一代尼众泰斗!被朴老誉为“中国当代第一比丘尼”的已故隆莲老法师、为福建佛教兴盛整整奉献四十余年教会工作的传常法师、后起之秀弘持戒律的如瑞法师,台湾慈济功德的证严上人,主编《佛光大辞典》的慈怡法师,创办台湾华梵大学的晓云法师等,这些当代教团中的精英比丘尼,她们讲经弘法、著书立说、悲心拔济、建寺安僧、大转法轮于一方,为佛教的弘化事业做出了不可言喻的贡献!

  伟大的女性与女性的伟大述之不尽!不论世出世法,女子和男人具有平等无差的智慧潜能。女性,不应以种种托辞及外界以偏代全的评定而对自身本有的价值产生怀疑、退失信心。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文明的进步,思想意识的超前,教育文化的改革,时代潮流的摧动,女人如何强化自已的心性,如何在现实生活中给自已定位,当是至关重要的!在遵行“八敬法”的前提下,在众生皆具佛性的立场中,我们应具有足够的信心与勇气去追求人性之至高境界!万不可以女身多累,业障深重,给自已套上精神枷锁而使本有的光芒无法放射!龙女的成佛,就昭示着女性的前景是可观的,是充满光明与希望的!女性,同样是住持正法的先锋部队,同样是弘扬佛法的主力干军!

  结 语

  全文围绕“龙女成佛”这一主题,通过种种的引证、分析来探讨与其相关的事相,充分肯定女性成佛的绝对性,更加对历史的回顾与当代的对比来鼓励女性,龙女乃畜女,其闻持《法华经》尚可成佛,何况我等生为人身,得闻《妙法莲华经》,值天时、地利、人和的良好增上缘,如法修行,发大愿、行大行、不为自已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岂有不成佛之理?人身难得今已得,妙法难闻今已闻,此身不向今生度,不如八岁龙女身!惜之,行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