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觉网
正觉网
华严经原文 华严经译文 华严经注音 华严经经典 华严经视频
主页/ 华严经译文/ 文章正文

卷第六十六: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七【白话】

导读:这时,善财童子在明智居士那里,听闻这个解脱法门之后,悠游于他的福德大海,治理于他的福德田地,仰望他的福德高山,趣向他的福德津梁,开发他的福德宝藏,观照他的福德法门,清净他的福德转轮...

卷第六十六: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七【白话】

这时,善财童子在明智居士那里,听闻这个解脱法门之后,悠游于他的福德大海,治理于他的福德田地,仰望他的福德高山,趣向他的福德津梁,开发他的福德宝藏,观照他的福德法门,清净他的福德转轮,沉味于他的福德宝藏,出生福德神力,增长福德势力。他渐渐地向南走去,在师子城四处寻找法宝髻长者,忽然看到长者在市集里。善财立刻走上前去,顶礼他的双足,合掌站立,绕着长者走了无数圈,然后向法宝髻长者说:“圣者啊!我已经发起无上正等正觉之心,却还不知道菩萨应如何修学菩萨行、修习菩萨道?圣者啊!希望您能为我演说菩萨道,使我能乘此道法,趣向一切智慧。”

这时,宝髻长者牵着善财的手,前往自己的处所,指着自己的宅舍对善财说:“善男子啊!你看看我的屋宅。”

这时,善财看见他的宅舍清净光明,这房子是用真金构成,以白银为墙,玻璃为殿堂。楼阁是用深青而带赤色的琉璃宝建造的,柱子是用琉璃妙宝筑成的,四周则有百千种的宝物庄严。长者的师子座是用赤珠摩尼宝做成,上方覆有摩尼宝帐、真珠宝网。以玛瑙宝做成的宝池,香水盈满,无数的宝树排列四周。这个宅第十分宽广,楼高十层,每一层有八扇大门。

善财童子进去以后,依序观察,看见最下层施设的种种饮食,第二层施设种种宝衣。第三层施设一切宝物庄严器具,第四层有种种宫女以及一切上等绝妙的珍贵宝物。第五层则有许多证得五地的菩萨聚集一起,在那儿演说正法,利益世间,成就一切陀罗尼法门、种种三昧印、种种三昧行智慧光明。第六层则有许多已成就甚深智慧的菩萨,他们都已明了通达各种法性,成就广大总持的三昧无障碍门。他们的所行无碍,不安住分别的二法。他们齐聚在不可说的妙庄严道场,分别显示种种般若波罗蜜法门,像所谓的寂静藏的般若波罗蜜门、善分别一切众生智慧的般若波罗蜜门、不可动转的般若波罗蜜门、远离欲望的光明般若波罗蜜门、不可降伏藏的般若波罗蜜门、照耀众生轮的般若波罗蜜门、如大海宝藏的般若波罗蜜门、普眼舍得般若波罗蜜门、进人无尽藏的般若波罗蜜门、一切方便海的般若波罗蜜门、进入一切世间海的般若波罗蜜门、无障碍辩才的般若波罗蜜门、随顺众生的般若波罗蜜门、无碍光明的般若波罗蜜门、常观察往昔宿缘而兴布法云的般若波罗蜜门等,菩萨常聚在一起演说以上这些百万阿僧祇的般若波罗蜜门。然后,他又看见第七层有许多已经证得如响忍,也就是听闻一切真实法不生布畏,信解受持顺位安忍的菩萨,他们都能以方便智慧分别观察,而证得出离。第八层则有聚集了无数证得神通且不退堕的菩萨,能以一音遍满十方佛国刹土,以法身普遍示现所有道场,穷尽法界,没有不周延遍布的。他们完全地进人佛境,普见佛身,位列一切法会的上首,演说妙法。第九层则聚集了许多一生所系,也就是即将成佛的最后身菩萨。第十层则聚集了一切如来。从他们初发心,修菩萨行,超出生死,成就圆满大誓愿及神通力,清净佛国土的道场聚会,转正法轮,调伏教化众生。如此一切,无不明白示现其中。

善财看了这种种景象以后,对法宝髻长者说:“伟大的圣者啊!是什么因缘使这清净的大众能聚在一起?他们过去曾种下什么善根而获得如此的果报?”

长者告诉他说:“善男子啊!我忆念过去无量佛国刹土微尘数量的时劫之前,有一个名叫圆满庄严的世界,这国土的佛陀名号是‘无边光明法界普庄严王如来’,他的十号圆满。这位佛陀进人城中,我就演奏乐音,并且焚烧一丸香供养他,以这个功德回向三方面,就是永远远离一切的贫穷困苦,恒常得见诸佛及善知识,恒常听闻正法。所以我今天才会获得这样的果报。

“善男子啊!我只知道这种菩萨无量福德宝藏解脱法门。如果是像诸位菩萨摩诃萨证得的不可思议功德宝藏、进入的无分别如来海身、受持的无分别无上法云、修得无分别功德道具、生起的无分别普贤行网、入无分别三昧境界、平等无分别的菩萨善根、安住无分别如来所住、证得无分别三世平等、安住的无分别普眼境界、安住的一切时劫、没有疲劳厌倦等功德行,我如何能穷尽宣说?

“善男子啊!在这南方有一处名叫藤根的国土,那国土上有一座普门城,城中有一位,人称普眼的长者,你去拜见,并请问他。‘菩萨应如何修行、修菩萨道?’”

这时,善财童子顶礼法宝髻长者的双足,绕了无数圈之后,殷勤瞻仰就辞退离去。

这时,善财童子在法宝髻长者的住所,听到这解脱门后,深入诸佛无量知见,安住菩萨的无量胜行,了达菩萨的无量方便,希求菩萨无量的法门,清净菩萨的无量信解,明利菩萨的无量诸根,成就菩萨无量的欲乐,通达菩萨的无量行门,增长菩萨的无量愿力,建立菩萨无能胜宝幢,生起菩萨智慧照耀菩萨法。

他渐渐地向南行,到了藤根国,到处寻找普门城。他虽经历了种种艰难险阻,但是他不怕劳苦,一心正念善知识的教诲,愿常亲近承事供养,策励自己的六根,远离各种放逸。后来,他看见普门城,周围环绕着百千个聚落,城上的土墙高耸险峻,衢路宽广平坦。看见普眼长者,善财就去拜见他,并到长者面前向他顶礼,然后合掌站立,对普眼长者说:“伟大的圣者啊!我已经发起无上正等正觉之心,但是还不知道行者应如何修学菩萨行、修习菩萨道?”

普眼长者说:“太好了!太好了!善男子啊!你已经能够发起无上正等正觉之心了。

“善男子啊!因为我深知众生的种种疾病,例如风黄、痰热、鬼魅、盛毒,乃至于水火的伤害,如此所有的疾病,我都能够运用方便加以治疗。

“善男子啊!凡是十方有病的众生,来到我的住所,我都能细心加以治疗,使他们康复。然后再用香汤沐浴他们的身体,用香华、璎珞、名贵的衣服、上好的服饰,种种庄严,布施各种饮食,施给他们财宝使他们完全充实满足,没有匮乏。然后随应他们的根性而演说佛法。为贪欲重的人宣说不净观。为嗔恚重的人,说慈悲观。为愚痴的人,宣说分别种种法相。为染着三者不舍的人,示现殊胜的法门。使他们都能发起菩提心,称诵赞扬诸佛功德。菩萨为了使他们发起大悲心意。而显示生死无量的苦恼。为了使他们都能增长功德,而赞叹修集无量的福德智慧。为了使他们都能发起广大的誓愿,而称赞调伏教化众生。为了使他们都能修普贤行,而演说诸位菩萨安住一切刹土、一切时劫,修习诸行网的功德。为了使他们都能具足诸佛相好,而称扬赞叹布施波罗蜜。为了使他们都能证得诸佛清净身,普遍到一切处,而称扬赞叹持戒波罗蜜。为了使他们都能证得诸佛清净不可思议的色身,而称扬赞叹忍波罗蜜。为了使他们都能获得如来无能胜的色身,而称扬赞叹精进波罗蜜。为了使他们都能证得清净无能等同的色身,而称扬赞叹禅波罗蜜。为了使他们都能显现如来清净的法身,而称扬赞叹般若波罗蜜。为了使他们都能示现世尊的清净色身,而称扬赞叹方便波罗蜜。为了使他们都能为众生安住一切时劫,就称扬赞叹愿波罗蜜。为了使他们都能示现清净身,随顺众生,使他们都能心生欢喜,而称扬赞叹智波罗蜜。为了使他们都能获得究竟清净绝妙之身,而称扬赞叹永离一切不善法。如此布施后,才让他们离去。

“善男子啊!我也了知怎样调配上妙熏香的方法,像所谓的无等香、辛头波罗香、无胜香、觉悟香、阿卢那跋底香、坚黑栴檀香、乌洛迦栴檀香、沉水香、不动诸根香,如此各种香,我都知道怎样调理和合。

“善男子啊!我能以这香供养,并且普遍见到诸佛。所以我的愿望都得以圆满,就是所谓的:救护众生的愿望、庄严清净一切佛国刹土的愿望、供养所有如来的愿望。

“善男子啊!我在燃烧这些香的时候,每一种香都会出无量种香,普遍传达到十方法界诸佛道场。有的成为香宫,有的成为香殿,有的成为香栏槛、香垣墙、香却敌、香户牖、香重阁、香半月、香盖、香幢、香幡、香帐、香罗网、香形象、香庄严器具、香光明、香云雨。处处充满,庄严各处。

“善男子啊!我只知道这种使众生普遍示现诸佛欢喜法门。如果是像诸位菩萨摩诃萨大药王,不管是看见或听闻的,或是忆念,或是共同安住,或追随行住,或称念他的名号的众生,无不获得利益,丝毫不会空过。那怕众生只是遇到他们片刻,也必能消灭所有的烦恼,趣人佛法。远离各种积集的痛苦,止息所有的生死恐怖畏惧,到达无所畏惧的一切智处。摧毁破坏一切老、死大山,安住平等寂灭的喜乐,像这种种的功德行根本不是我能完全了知与尽说的。

“善男子啊!在这南方有一座多罗幢城,城中有位名叫无厌足的大王,你去参访他,并请问他:‘菩萨应如何修学菩萨行、修学菩萨道?’”

这时,善财童子顶礼普眼长者的双足之后,绕了无数圈,殷勤地瞻仰他的面容,然后辞退离去。

这时,善财童子忆念思惟善知识的教诲,感念善知识的摄受、守护,使他能不退转无上正等正觉。他如此思惟着,生起欢喜心、净信心、广大心、怡畅心、踊跃心、欣庆心、胜妙心、寂静心、庄严心、无著心、无障碍心、平等心、自在心、住法心、遍往佛国刹土心、见佛庄严心、不舍十力心。他又渐渐地南行,经过种种国土、村邑、聚落而到达多罗幢城,打听到无厌足王的处所。有人告诉他说:“我们国王现在正坐在正殿的师子宝座上宣说佛法,教化调御众生。可治裁的就治裁,可摄受的就摄受。惩罚有罪的人,决断浄讼的案件。抚慰孤独弱小,并且使他们都永远断绝杀生、偷盗、邪淫,也使他们止息妄言、两舌、恶口、绮语,远离贪、嗔、邪见。”

这时善财童子照着众人所指示的,立刻前往正殿。他远远地就看见无厌足王坐在那罗延金刚宝座上。那宝座以阿僧衹种宝物为足,有无量宝像庄严,上面覆盖着金绳做成的网。无厌足王以如意摩尼宝为宝冠,庄严他的头顶。以阎浮檀金做成半月形,庄严他的前额。用帝青摩尼为耳铛,相对垂下。又以无价摩尼为璎珞,庄严他的颈项。又以天妙摩尼为印钏,庄严他的手臂。又以阎浮檀金为宝盖,以众宝相间错杂,作为轮幅。以大琉璃宝为他的竿,以光味摩尼为赍,执持在手中。众多宝铃间错,放出大光明,周遍十方,像这些宝物都覆盖在上面。阿那罗王有大力威势,能降伏大众,无人可比。他又以离垢缯系在颈项,有十千大臣前后围绕,共同治理同家的事务。

国王前面还有十万个勇猛的士兵,形貌丑恶,衣服褊陋。手中拿着武器环抱双臂,双眼怒睁,众生见了,没有不感到恐怖的。

许多人犯了国王颁发的禁令。有的盗取他人财物,有的杀害他人,有的侵犯他人之妻,有的因心生邪见,或嗔恨、贪嫉,而犯了种种恶业。他们的颈及四肢都被绑起来,带到国王那里,随着他们所犯的罪而受惩治。他们有的手脚被砍断,有的鼻子被割,有的挑出眼睛,有的被砍头,有的被剥皮,有的身体被分解,有的被用汤煮,有的被火烧,有的被带上高山再推落谷中,有这各式各样的痛苦毒害,犯人们都发出哀号惨叫,就像大家聚集在大地狱中一样。

善财童子看了以后,心中这样想着:“我为了利益众生,求菩萨行,修菩萨道。今天,这无厌足王消灭各种善法,竟造作如此大的罪业,逼迫恼害众生,乃至于断除他们的生命,不曾顾虑恐惧未来投生恶道的果报。我在这里,怎么能求佛法,怎么能发起大悲心,更别谈救护众生了!”

善财正想着时,空中有天神告诉他:“善男子啊!你应当忆念普眼长者那位善知识对你的教诲。”

善财仰视虚空,告诉天神说:“我常忆念,不敢忘记。”

天神说:“善男子啊!你不要厌离善知识的话,善知识能引导你,到没有险难而安稳的地方。善男子啊!菩萨的善巧方便智慧是不可思议的,摄受众生的智慧是不可思议的,护念众生的智慧是不可思议的,成熟众生的智慧是不可思议的,守护众生的智慧是不可思议的,超度解脱众生的智慧是不可思议的,调伏教化众生的智慧是不可思议的。”

善财童子听了这话以后,就前往国王处所,顶礼无厌足王的双足,向无厌足王说:“圣者啊!我已发起无上正等正觉心,而不知道行者该如何修学菩萨行、修习菩萨道?我听说您善于教诲别人,希望你能为我演说。”这时,阿那罗王处理王事后,牵着善财的手,带他进入宫中,请他坐下,告诉他:“善男子啊!你应该先观看我住的宫殿。”

善财依照他所说的,立刻向四周观察。他看见这个宫殿广大无化,都是妙宝合成。以七宝为墙,四周围绕。还有百千众宝形成的楼阁,种种庄严都绝妙美好,不可思议的摩尼宝网也平整地覆在上面。十亿个侍女都端正美貌、仪态庄严,进退应对合乎礼节。她们所作的一切都灵巧美妙,比大王先起来,大王坐下后才敢坐下。他们的心意柔软,从不拂逆大王的意旨。这时,阿那罗王告诉善财:“善男子啊!你认为如何?我如果真的作这么多的恶业,怎么还能得到这些果报,这种种的色身、眷属、富裕与自在?善男子啊!其实是因为我已证得菩萨如幻解脱法门了。

“善男子啊!我这国土上所有的众生,许多众生杀人、偷盗乃至于邪见,如果我用其他的方便教化,并不能使他们舍离恶业。善男子啊!我为了调伏教化这些众生,所以才变化示现恶人的形象,造作各种罪业,承受到种种痛苦,使那些作恶的众生,看见这些事之后,能心生惶恐畏怖,乃至心生厌离、怯弱,而完全断绝所作的一切恶业,发起无上正等正觉心。善男子啊!我只有用这种善巧方便,才能使众生舍弃十种恶业,安住十种善道,究竟快乐,究竟安稳,究竟安住在一切智慧地。

“善男子啊!我的身、语、意业,都不曾恼恨加害任何众生。善男子啊!像我这样宁愿自己在未来受无间的痛苦,也不会让一只蚊子或蚂蚁受到痛苦,更何况是人呢?人是福田,因为人能生出一切的善法啊!

“善男子啊!我只证得这如幻解脱法门。如果是像诸位菩萨摩诃萨所证得的无生忍法门,知了各种存有的生趣都如同幻影,菩萨诸行都如同幻化,世间的一切都如同影像,一切诸法都如同梦幻,而进人真实相没有障碍法门。修行宛如重重无尽相映相摄的帝释天王的摩尼宝珠网的境界,能用无障碍的智慧修行,而行于境界,普遍趣人一切平等三昧,证得自在的陀罗尼,像这种种功德行哪里是我能了知与演说得尽的呢?

“善男子啊!在这南方,有一座妙光城,国王名叫大光王,你去参访并请问他:‘行者应该如何修学菩萨行、修习菩萨道?’”

这时,善财童子顶礼无厌足王的双足,绕了无数圈之后,辞退离去。这时,善财童子一心正念无厌足王证得的幻智法门,思惟无厌足王的如幻解脱,观察无厌足王的如幻法性,所发起如幻的誓愿,清净如幻的法门,普遍在一切如幻的过去、现在、未来三世,发起种种的如幻变化,如是思惟着,一路渐渐往南行。他虽经过了种种城邑、聚落、旷野、深谷险难,但并不感到疲倦懈怠,也不曾休息,最后终于到了妙光大城。他问路人:“妙光大城在哪里呢?”

大家都告诉他说:“妙光城啊!这个城就是。这里也是大光王居住的地方。”

这时,善财童子欢喜踊跃,这样想着:“善知识在这个城中,我今天一定要亲自见到他,听闻各种菩萨所行之行,听闻诸位菩萨出要的法门,听闻诸位菩萨证得的佛法,听闻诸位菩萨不可思议的功德,听闻诸位菩萨不可思议的自在力,听闻诸位菩萨不可思议的平等,听闻诸位菩萨不可思议的勇猛,听闻诸位菩萨不可思议境界的广大清净。”

他这样想着,然后就进人妙光城。他看见这个大城,是用金、银、琉璃、玻璃、真珠、砗磲、玛瑙,七种宝物建构而成。城外有七宝构成的深堑,七重围绕。深堑中有八功德水充满其中,底部布满金沙。优钵罗华、波头摩华、拘物头华、芬陀利华都遍布水面。还有宝多罗树七层行行排列着,七种金刚短墙,各各围绕。也就是所谓的师子光明金刚墙、无能超胜的金刚墙、不可沮坏的金刚墙、不可毁缺的金刚墙、坚固无碍的金刚墙、胜妙网藏的金刚墙、远离尘垢的清净金刚墙,这些墙都有无数的摩尼妙宝相间错杂庄饰,种种众宝做成城上的可向外眺望的墙垣。此城长宽各一十由旬,四周回向的八个方位各有八个城门,都用七宝周遍严饰,毗琉璃宝铺地,种种庄严,非常可爱喜乐。

他的城内,有十亿个通衢要道,每个衢道之间,都安住着万亿无量的众生,又有无数以毗琉璃摩尼网罗覆盖的阎浮檀金楼阁,又有无数以赤真珠摩尼网罗覆盖的银楼阁,又有无数以妙藏摩尼网罗覆盖的毗琉璃楼阁,又有无数以无垢藏摩尼王网罗覆盖的玻璃楼阁,又有无数以日藏摩尼网罗覆盖的光照世间摩尼宝楼阁,又有无数以妙光摩尼王网罗覆盖的帝青摩尼宝楼阁,又有无数以焰光明摩尼网罗覆盖的众生海摩尼王楼阁,又有无数以无能胜幢摩尼王网罗覆盖的金刚宝楼阁,又有无数以天曼陀罗华网罗覆盖的黑栴檀楼阁,又有无数无等以种种华网罗覆盖的香王楼阁。

这个城中还有无数的摩尼网、无数的宝铃网、无数的天香网、无数的天华网、无数的宝形象网、无数的宝衣帐、无数的宝盖帐、无数的宝楼阁帐、无数的宝华鬉帐,完全覆盖着的宝幢幡。在这城中,有一座正法藏楼阁,以阿僧祇宝为庄严,光明威赫显奕,最胜无化,凡是看见的众生,心无满足,大光王就是住在这儿。

这时,善财童子对于这一切珍宝妙物,乃至于男女、六尘境界,毫不贪爱恋着。心中只想着究竟之法,一心誓愿乐见善知识。他又渐渐南行,看见大光王正在离他楼阁不远的四衢道上,安坐如意摩尼宝莲华藏广大庄严师子宝座中。这宝座是用绀琉璃宝作四脚,以金缯为帐,众宝为网,上等绝妙天衣作垫子。大光王双脚盘坐上面,示现二十八种大人之相,又以八十种随形好庄严自身。就像真金山,光色炽盛。又像净空中的太阳,威光显赫耀奕。又如同兴盛的满月,看见的人无不感到清凉。又如梵天王身处梵众之中。又如没有边际的大海功德法宝;又如雪山的相好,以树林作为严饰;又如大雨能够震动法雷,开启顿悟各类众生;又如虚空显现的种种法门星像;又如须弥山的四色能普遍示现众生的种种心海;又如同宝洲一般,种种智慧宝充满其中。

大光王的座位前,又有金、银、琉璃、摩尼、真珠、珊瑚、琥珀、珂贝、璧玉等各种珍宝聚集,衣服、璎珞及各种饮食,无量无边,种种充满。善财童子又看见无量百千万亿上等绝妙宝车,百千万亿的诸天妓乐,百千万亿的天诸妙香,百千万亿疗病的汤药器具,无都珍贵妙好。无量金色蹄角的乳牛,无量千亿的端正女子,都以上等绝妙的栴檀涂在身上,又用天衣环珞种种庄严自身,熟悉通达六十四种能力,又善解世间人情礼仪,因此都能随着众生的心意布施给予。

城邑聚落的四向衢道旁边,又放置了资养生活所需的器具,每一衢道旁都有二十亿位菩萨,把这些东西施予众生。这都是为了普遍摄受众生,为了使众生欢喜,为了使众生踊跃,为了使众生心生清净,为了使众生清凉,为了灭除众生的烦恼,为了使众生了知一切的义理,为了使众生进入一切的智慧道,为了使众生舍离怨恨敌人的心意,为了使众生不再口出恶语,为了使众生拔除邪见,为了使众生清净各种业道而行布施的啊!

这时,善财童子五体投地,顶礼大光王的双足,恭敬地右绕,经过无数圈后,合掌站立,对大光王说:“圣者啊!我已经发起无上正等正觉之心,而不知菩萨应如何修习菩萨行、修习菩萨道?我听说您善能诱导教诲,希望您能为我演说。”

这时,大光王告诉他说:“善男子啊!我只清净修习菩萨的大慈幢行,这个能高举大慈宝幢,给予众生安乐,覆盖安慰众生,我圆满具足菩萨的大慈幢行法门。善男子啊!我曾在无量百千万亿乃至不可说不可说诸佛那里,请问这个法门,并且思惟观察,庄严地修习。

“善男子啊!所以我能以这个法门为王;能以这个法门教谕众生;能以这个法门摄取众生;能以这个法门随逐世间;能以这个法门引导众生;能以这个法门使众生修行;能以这个法门使众生趣入;能以这个法门给与众生方便;能以这个法门使众生熏陶修习;能以这个法门使众生起而力行;能以这个法门使众生安住思惟各种法自性;能以这个法门使众生安住慈悲心;能以这个法门让众生以慈为主,具足慈力,如是,安住利益众生心、安乐众生心、哀悯众生心、摄受众生心、守护众生,恒不舍离心、拔除众生苦恼而不休息心。我能以这个法门使众生毕竟快乐,恒常自己喜悦顺畅,身无各种苦恼,心得清凉。断绝生死的爱染,悦乐正法乐,涤除烦恼的尘垢,破除障道的恶业。断绝生死之流,进人真法大海。断绝各种存有的生趣,求取一切智慧,清净诸心大海,生出不坏的信心。善男子啊!因为我已经安住这大慈幢行,所以能够用正法教化世间。

“善男子啊!凡是安住在我国土的众生,都不会有任何恐怖。

“善男子啊!如果有贫穷困乏的众生,来到我这儿向我索求,我就会打开宝库,任他索取,并且告诉他:‘不要造各种恶业,不要伤害众生,不要生出各种邪见,不要生出执着。你们如果贫困匮乏,有什么需要,就尽管到我这里及四方衢道,那里都具足种种的物品,你们可以随意取用,不需怀疑为难。’

“善男子啊!在这妙光城中所住的众生,都是发起大乘意的菩萨,但是他们因为心中的意想不同,所以看到的城也就各各有别。有的看见这个城市狭小,有的看见这个城市广大。有的看见这个城市以土沙为地,有的则看见有许多宝物庄严这个城市。有的看见垣墙是由聚集泥土而成,有的则看见宝墙四周围绕。有的看见土地有许多瓦石,高低不平,有的则看见无量大摩尼宝间错庄严,平坦如手掌。有的看见屋宅为上木所构成,有的则看见殿堂及各楼阁、阶梯、窗户、栏杆、门户,都是绝妙的宝物构成。

“善男子啊!如果心意清净的众生,曾种植各种善根,供养诸佛,发心趣向一切智道,能以一切智为究竟处,而且又是我在过去世中修习菩萨行时曾经摄受的众生,那么就会看见这城市是以众宝庄严清净而成的,不像其他人看见这城市是污秽的。

“善男子啊!这国土中的众生,若在五浊恶世时乐于造作种种恶事,我因为心生哀悯,想要救护他们,于是就以菩萨的大慈上首,随顺世间的三昧门。我一进入这个三昧,众生所有的怖畏心、恼害心、怨敌心、浄论心等心意,就都自然地消灭。为什么呢?因为我是进入菩萨以大慈为上首随顺世间三昧,法原本如是的缘故。

“善男子啊!你等待片刻就会看见。”

这时,大光王即进入这个菩萨大慈为首的随顺世间三昧。这个城的内外即时产生六种震动,宝地、宝墙、宝堂、宝殿、台观、楼阁、阶梯、门户窗牖,都同时发出微妙的乐音,都曲躬敬礼大光王。妙光城内所有居住的人,都欢欣踊跃,向大光王所住之处举身投地礼拜。村庄、城邑一切众人,也都前来拜见大光王,欢喜敬礼。

靠近大光王住所的鸟兽之类,也互相注视,心生慈悲,向大光王恭敬礼拜。一切山川原野及各种草树,也都转向大光王敬礼,陂池、泉、井及河海,都奔腾满溢,流注到大王面前。十千龙王更兴起大香云,激电震雷,注下微微的细雨。有十千天王,就是所谓的忉利天王、夜摩大王、兜率陀天王、善变化天王、他化自在天王。以这些天王为上首,在虚空中演奏众多妓乐,无数的天女都歌咏赞叹。雨下无数的华云、无数的香云、无数的宝鬉云、无数的宝衣云、无数的宝盖云、无数的宝幢云、无数的宝幡云,庄严虚空,供养大王。伊罗婆拿大象王也用自在力,在虚空中散布无数的大宝华、垂下无数的宝璎珞、无数的宝缯带、无数的宝鬉、无数的宝庄严器具、无数的宝华、无数的宝香,又以种种奇妙宝物严饰,无数的采女也发出种种歌诵赞叹。

阎浮提内还有无量百千万亿个罗刹王,各种夜叉王、鸠槃荼王、毗舍阇王、有的住在大海中,有的住在池上,喝血吃肉,残害众生。这时也都发起慈悲心,誓愿行利益众生之事,明识后世,不造恶业。他们都恭敬地合掌,顶礼大光王。如阎浮提,其余的东胜身洲、西牛货洲、北俱卢洲,乃至三千大千世界,乃至十方百千万亿那由他世界,所有一切毒恶的众生也都是如此。

这时,大光王从三昧起定,告诉善财童子说:“善男子啊!我只知道这种菩萨大慈为首随顺世间的三昧法门。如果是像诸位菩萨摩诃萨为众生的幡盖,以慈心普遍荫蔽众生;为众生修行,下中上行等各种行都须修持;为了能够用慈心任意受持众生,而作为大地。为了在世间中平等示现福德光明,而作为满月。为了用智慧光明照耀了知的境界,而作为净日。为了破除众生心中的黑暗,而作为明灯。为了清净众生心中的谄媚诳妄污浊,而做清净污水的明珠。为了满足众生心中所有的愿望,而做如意宝。为了使众生都能修习三昧门,进入一切智的大城,而做大风。如此种种,我如何能够了知他的万行,宣说他的德性,称量他的福德大山?我如何能够瞻仰他的功德众星,观察他的大愿风轮,趣人他的甚深法门?我如何能显示他的庄严大海,阐明他的普贤行门,开示他的三昧窟,赞叹他的大慈悲云呢?

“善男子啊!在这南方有一处名叫安住的王都,有一位不动优婆夷,你前去拜访,并且请问他:‘菩萨应如何修学菩萨行、修习菩萨道?’”

这时,善财童子顶礼大光王的双足,绕了无数圈,殷勤地瞻仰,然后辞退离去。

这时,善财童子出了妙光城,在路上走着,正念大光王的教诲,忆念菩萨的大慈幢行法门,思惟菩萨随顺世间的三昧光明门,增长他不可思议的誓愿福德自在力,坚固他不可思议、成熟众生的智慧,观察他不可思议不共受用的大威德,忆念他不可思议的差别相,思惟他不可思议的清净眷属,思惟他所作的不可思议业,而生出欢喜心,生出净信心,生出猛利心,生出欣悦心,生出踊跃心,生出庆幸心,生出无浊心,生出清净心,生出坚固心,生出广大心,生出无尽心。他就这样思惟着,不知不觉地悲泣流泪,感念善知识实在是太稀有难得了,能让他生出所有的功德处所,生出所有的菩萨行,生出所有的菩萨清净意念,生出所有的陀罗尼转轮,生出所有的三昧光明法门,出生诸佛的知见,普遍雨下诸佛的法雨,显示菩萨的所有誓愿门,出生难可思议的智慧光明,增长一切的菩萨根芽。

他又这样想:“所谓的善知识,就是能普遍救护一切恶道,能普遍演说各种平等法,能普遍显示各种艰深困难的道路,能够普遍阐述开启大乘奥妙的义理,能普遍劝诫启发普贤诸行,能普遍指引众生抵达一切智城,能普遍进入法界大海,能普遍使众生看见过去、现在、未来三世法海,能普遍授与众多圣者道场,能普遍增长一切洁白清净之法的人。”

善财童子如此悲哀眷恋思念时,那些恒常追随着觉悟菩萨的如来使者、天人,都在虚空中告诉善财:“善男子啊!如果有众生时时修行善知识的教诲,诸佛世尊都会欢喜。如果有人能随顺善知识的话语,就能证得接近一切智地。凡是对善知识所说的话从不疑惑的众生,都能遇到善友。凡是发愿永远不舍离善知识的众生,都一定会具足一切义利。善男子啊!你只要前往安住王都,就可以看见不动优婆夷这位大善知识。”

这时,善财童子从三昧智慧光明起定,渐渐南行,到达安住城,周遍寻求不动优婆夷。许多人都告诉他:“善男子啊!不动优婆夷还是童女,他家有父母守护,为她的亲属和众人演说妙法。”善财童子听了这话后,心生欢喜,如同要去看望父母一般,即刻前往不动优婆夷的住处。

善财进入不动优婆夷的住宅之后,看见她金色光明的堂宇,普遍照耀。凡是遇到这光芒的人,无不身意清凉。善财童子一被这光明触身,即时获得五百三昧的法门,也就是所谓的了知一切希有相的三昧门、进入寂静的三昧门、远离一切世间的三昧门、普眼舍得的三昧门、如来藏的三昧门、证得如此等等五百的三昧门。他因为这种的三昧门,身心都变得非常柔软,如同初生七日的胎儿。又闻到天、龙、乾闼婆等人和非人众生都无法拥有的妙香。

善财童子前往她的住处,恭敬合掌、一心观察,看见不动优婆夷的形色端正,特殊绝妙,十方世界的女人,都没有人比得上她,更何况是超过她。除了如来及已受灌顶菩萨之外。

她又口出妙香,庄严宫殿。她的眷属,一切世间都没有能比得上的,更何况超过呢?所以,十方世界的众生,根本不会有人在优婆夷的住所心生污染执着。众生即使只是看见她片刻,所有烦恼也都自然消灭。就譬如百万大梵天王,决定不生欲界烦恼。所以,凡是看见这优婆夷的人,所有的烦恼也会像这样自然消灭。十方众生一看到这女人,都不会满足,除非他是具足大智慧的圣人。

这时,善财童子曲躬合掌,正念观察,看见这女人,其身自在,不可思议。论她的色相容颜,世间根本就没有人能和她相比的。她的光明洞彻,没有任何东西能遮蔽她的,普遍为众生与作利益。她身上的毛孔恒常发出妙香,眷属无边,宫殿第一,功德深广,没有边际。善财看了之后,心生欢喜,以颂赞叹:

守护清净善戒律仪,修行广大无上法忍,

如实精进永不退转,光明普照遍于世间。

善财童子说完这赞颂后,对优婆夷说:“圣者啊!我已经发起无上正等正觉,但是却不知道菩萨如何修学菩萨行?如何修习菩萨道?我听说圣者善于诱导教诲,希望您能为我演说。”

这时,不动优婆夷用菩萨的柔软话、悦耳意语,安慰晓喻善财童子:“太好了!太好了!善男子啊!你已经能发无上正等正觉之心。善男子啊!我已证得菩萨难以摧伏的智慧藏解脱法门,我已证得菩萨的坚固受持行法门,我已证得一切法平等的总持法门,我已证得菩萨照明一切的法辩才门,我已证得菩萨求取一切法无疲倦厌烦的三昧法门。”

善财童子说:“圣者啊!什么是菩萨难以摧伏的智慧藏解脱门,乃至求一切法无疲倦厌烦的三昧门呢?”

童女说:“善男子啊!这实在是很难了知的。”

善财童子说:“只希望圣者能承蒙诸佛的神力,为我宣说。我当会因善知识的宣知而信仰、受持、知解、了悟,趣人观察,随顺修习,远离所有的分别,究竟平等。”

优婆夷说:“善男子啊!过去世中有个名叫离垢的时劫,那时有位佛号修臂的如来。又有位名叫电授的国王,她只有一个女儿,就是我。夜晚没有音乐时,父母兄弟都已就寝睡眠,五百童女也都昏睡,我在楼上仰观星宿,在虚空中看见如来如宝山王,无量无边的天龙八部,都有许多菩萨共同围绕着。佛身普遍放出大光明网,周遍十方,没有障碍。佛身上的毛孔都发出妙香,我一闻到这香味,身体就感到非常柔软,心中生起欢喜。便从楼上下来到地上,合掌顶礼如来。又看见佛的不见顶相,看他的身体左右广大不知边际,于是我思惟佛陀的诸相随形好,没有满足,心中暗念:‘这佛世尊是作了什么殊胜的业,能获得如此上等绝妙的身形,相好圆满,光明具足,成就眷属,宫殿庄严美好,福德智慧完全清净,并且能总持三昧法门,具足不可思议的神通自在,辩才无碍?’

“善男子啊!这时,如来知道我心中所想的,就告诉我说:‘你应该发起不可坏心,消灭各种烦恼;应发起无能胜心,破除各种执取贪着;应发起无退怯心,进入甚深法门;应发起能堪耐心,救度恶性众生;应发起无迷惑心,普遍受生各种生趣;应发起无厌足心,求见诸佛,没有休息;应发起无知足心,摄受如来所有的法雨;应发起正思惟心,普遍生出一切的佛法光明;应发起大住持心,普遍转动诸佛法轮;应发起广大流通心,随顺众生欲望,布施法宝。’

“善男子啊!我在佛陀那里一听到这个法门,就求得一切智,求得诸佛的十力,求得诸佛的辩才,求得诸佛的光明,求得诸佛的色身,求得诸佛的相好,求得诸佛的聚会,求得诸佛的国土,求得诸佛的威仪,求得诸佛的寿命。我一发起这心愿之后,就发起如金刚坚固的心意,一切烦恼甚至声闻、缘觉二乘,都不能毁坏。

“善男子啊!自从我发起这心愿以来,经过阎浮提微尘数的时劫,都不生念欲之心,更何况是做念欲之事?在过去所有的时劫,我对自己的亲属不曾心生嗔恨,何况是对其他的众生呢?过去所有的时劫中,我对于自身都不曾心生我见,更何况是对其他器具产生‘是我所有’之心?过去所有的时劫,无论是死时、生时、及安住胎藏时,我都不曾迷惑,只是发起众生想及无记心,何况对于其他的时候呢?过去所有的劫,乃至梦中,只要看见一位佛陀都不曾忘失,何况是菩萨十眼所见?过去所有的时劫,我受持如来的正法时,不曾忘失一文一句,连世俗的所有言辞,也不忘失,更何况是如来金口所说的呢?我在过去所有的时劫,受持如来的法海时,一文一句都无不思惟观察,乃至一切世俗之法,也是如此。我在过去所有的时劫中,受持如是一切的法海时,不曾在一法中没有证得三昧,乃至世间技术之法,每一法都是如此。我在过去所有的时劫中,安住受持如来的法轮,随顺住持佛法时,不曾废弃舍离一文一句,也不曾生起凡夫的小聪明,除非为了调伏众生。我在过去所有的时劫中,曾亲见诸佛大海,所以我在任何一位佛陀那里都没有不证得清净的大愿,乃至于在一切化佛那里也都是如此。我在过去所有的时劫中,看见诸位菩萨修行妙行时,没有一行我不成就的。我在过去所有的时劫中,我都劝请看到的每一个众生发起无上正等正觉心,我不曾劝谕任何众生发起声闻、辟支佛的心意。我在过去所有的时劫中,对一切佛法,乃至一文一句,都毫不疑惑,不心生二想,不心生分别,不心生种种,也不会执着,也不会比较谁殊胜、谁下劣,也不喜爱这个、憎恶那个。

“善男子啊!我从那时以来,常看见诸位佛陀,常看见菩萨,常看见真实的善知识,常听闻诸佛发起的广大誓愿,常听闻菩萨的行持,常听闻菩萨波罗蜜的法门,常听闻菩萨地的智慧光明门,常听闻菩萨无穷尽藏的法门,常听闻进人无边世界网的法门,常听闻出生无边众生界因的法门,常用清净智慧光明,灭除众生的烦恼;常用智慧生长众生的善根;常随顺众生的喜乐,示现身形;常用清净的上妙言音,开悟法界众生。

“善男子啊!我已证得菩萨求得一切法无厌足庄严的门,我已证得一切法平等地的总持法门,所以能示现不可思议的自在神变。你想要看看吗?”

善财说:“是的,我很想看一看。”

这时,不动优婆夷坐在龙藏师子之宝座上,进人求得一切法无厌足的庄严三昧门、不空轮的庄严三昧门、十力智慧轮示现眼前的三昧门、佛种无尽藏的三昧门、进人如此等等的一万个三昧门中。她一进入这三昧门时,十方由清净琉璃构成的不可说佛国刹土微尘数的世界,都是清净琉璃所成的,产生六种震动。每一个世界中的百亿四天下,百亿如来,有的安住兜率天,乃至人大般涅乐。一一如来,都放出光明网,周遍法界道场众会,清净围绕,转动妙法轮,开悟群生。

这时,不动优婆夷从三昧起,告诉善财说:“善男子啊!你看见这了吗?”

善财说:“是的,我都已看见了。”

优婆夷说:“善男子啊!我只证得这个求一切法无厌足的三昧光明法门,为众生演说微妙法,使他们欢喜。如果是像诸位菩萨摩诃萨如同金翅鸟一般,游行虚空中没有障碍,进入一切众生大海,看见善根成熟的人,便立刻执取,把他们置于菩提岸;又如同商客进人大宝洲,集求如来十力的智慧宝藏;又如同渔夫拿着正法网,进入生死海,把众生从爱水中打捞上来;如阿修罗王能普遍挠动欲界、色界、无色界等三有大城诸烦恼海;又如日月的轮转时出现虚空,照耀干竭爱水泥沼;又如满月出现在虚空时,可以使众生的心华开放;又如同大地普遍平等,无量众生都安住其中,增长善法根芽;又如大风的吹向,没有任何障碍,因此能拔除所有的大树;如同转轮王游行世间,能以布施、爱语、利行、同事四摄法来摄受众生,像这种种功德行,哪里是我能够完全了知、演说穷尽的?

“善男子啊!在这南方,有一名叫无量都萨罗的大城,那里有个名叫遍行的出家外道,你可以去请问他:‘菩萨应如何修学菩萨行、修习菩萨道?’”

善财童子顶礼不动优婆夷的双足,绕无数圈之后,殷勤地瞻仰,辞退离去。